励志小说 > 其他小说 > 恬静如秋花正好 >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长亭外,古道边


    11月份的广末秋高气爽,是个适宜告别的季节。施莺莺准备走了,她当初来这的目的就是来证明自己不比秋华弱,现在结果已经有了,她也不好再有什么理由留在这了。她虽然讨厌当前这种“智育大于德育”教育体制下的学习方式,却也是不得不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获得更好的教育,这是不可避免的。

    来到广末这半年,她学到了一个道理,要想改变一件东西,首先要做的是融入它。为了接下来的高考备战,她准备回惠清市了。施莺莺来这也才不到一年,再加上平时心高气傲,也没认识太多好朋友,来送的就只有秋华,以及田静茹这个小迷妹。

    “莺莺,回去了记得发信息给我,不要忘了我呀,我会一直支持你的,记得写新书哦。”田静茹对于她的离去,表现出了极大的不舍。施莺莺感动地握住她的手,说道:“谢谢你啊,静茹。我施莺莺在这里,只有你这么个最好的朋友了,我会想你的。还有啊,以后这呆子要欺负你,你就跟你莺莺姐讲,看我不揍死他。”她说着,目光向秋华瞥了一眼,却是发现秋华正看着公车来的那条路,似乎并没有听到她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秋华哥哥。”施莺莺见撞,面向秋华撒了个娇。秋华听了,嫌弃地说道:“死一边去,你怎么也变这么娘了。”“人家好伤心,你竟然这么对待你的朋友,喔~”施莺莺又是装模作样地说道,身体上做出了快要摔倒的动作。

    秋华摇摇头,无奈地说道:“你快走吧。一会该赶不上5路汽车了。”据说每一个作家的身体里都藏着一个疯子,秋华不知道自己的身体里有没有,但是他知道,施莺莺身体里绝对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别搞啦,快走,我待会还要去宠幸我可爱的数学题呢。”秋华对她的攻势一定都不为所动。施莺莺也不生气,眼珠子转了一转,悄悄凑到他的耳边说了一句:“我欠你的赌注,我还记着,你要的话,随时可以兑现哦,哈哈哈…”这句话一说出来,秋华早就呆立在了原地,不知所措。而施莺莺却是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,蹦跳着上了公车。

    等车开远些了,秋华才对着空气挥了挥手,呢喃道:“再见啦,莺莺。”田静茹送走了施莺莺,就学着她刚才的语气,转头喊了句:“秋华哥哥。”“诶,爷爷在此。”秋华正在为自己的机智得意呢,却是突然嗅到了空气中有一丝危险的气息在浮动。

    然后,他说了句:“再见了,静茹,我家数学题说想我了。”说完,他拔腿就跑。他身后的少女气急败坏地大喊着:“秋华,你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5路汽车经过了那棵梧桐树,施莺莺发现,它的枝头真如田静茹说的一般,不见一点生机。然后她拿出了随身的笔记本,写下了一句“喜欢一个少年,就一定要看看他的双眼。那里一定是苍郁明净的,如同你爱的这天。”写完,她插上耳机,里面正放着陈雪凝的“避脸”。

    “你真有办法?”赵宝钢狐疑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,因为他身上流露出来的自信实在太夸张了。三天前,这个自称可以搞定一切的人找上门来,说可以帮他收集吴家的犯罪证据。吴家,作为钉在广末心脏的一颗烂钉子,赵宝钢虽然也着急拔除它,但是并没有选择轻信,因为警方也曾经派出卧底,不过还是没能如愿。

    年轻人似乎对他的怀疑并不在意,他笑了笑说道:“赵队长不信也罢,到时我将证据摆在你面前时,我可要一个大大的奖励。”还没等赵宝钢答话,年轻人就走出了门外,又忽然想起什么,补充道:“您放心,我的方法虽然不道德,但是绝不违法。以暴制暴,我从来不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刚走,赵宝钢的电话就响起来了,原来他一早就吩咐手下去调查年轻人的背景了。赵宝钢接起电话直接说道:“喂,我是赵宝钢,怎么说?”电话那头说道:“赵队,我查过了,这个人是苏北一家农户的儿子,没什么来头。”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挂了电话,赵宝钢依旧心神不宁。一个苏北农民的儿子,千里迢迢跑来广末,竟然是为了帮当地警方收集犯罪证据,这是为何?赵宝钢无论如何也想不透。

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s://m.fclzw.com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