励志小说 > 其他小说 > 恬静如秋花正好 > 正文 意中城


    意中城

    大江是我相识多年的好友,高中毕业后的某一天,他忽然约我喝酒,那天他喝得烂醉,然后傻笑着跟我说:“我要去杭州。”

    大江从来都不是一个行动派,高一的时候他说过要把英语提高60分,冲上及格线,后来高考的时候,他考了29分。高二的时候,他说要交一大堆好兄弟,今晚陪他的,就只有我。当然,还有路边的一条小黄狗。大江与狗结缘,他属狗,他的父母也总是叫他“狗仔”,他玩游戏的时候,人也是“很狗”的。所以今天他的本命英雄——那条小黄狗很荣幸地得到了肉串。

    那一天他喝了好多酒,一杯接一杯,机械性地举杯,机械性地灌入喉咙,我怎么劝也劝不住。喝完,他一次次地问我,我有梦想吗?我听了,只想笑,这是高中老师常常问我的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同样的是,我回答了:“我想当作家。”不同的是,我的老师听了会摇头说:“不能够一开始就想着当作家的。”而大江只是傻笑看着我,说了句:“你这tm是理想,idle懂吗?”大江其实知道我对文学有多么热爱,他是很相信我的。不过,他不知道的是,idle其实是虚度的意思。

    酒差不多喝空了,我们的话题也差不多终了了,于是我也试着问他:“大江,你有梦想吗?”大江听了,打了个长长的嗝,然后不耐烦地说了句:“不跟你说了吗?我要去杭州。”都说酒后吐真言,但是,从他的“前科”看来,他的真言,我是万万不信的。他好像发现了我的不相信,又好像是喝醉了,大力地踹了那黄狗一下,傻笑着说道:“梦想,梦想,你懂吗?”那黄狗受惊地跑开,然后又眼巴巴地看着他手里的肉串,

    高考成绩出来后,父母去拜访了很多读过大学的亲戚或者朋友,经他们的激烈讨论过后,晚上我的爸妈把我拉到跟前,对我说道:“我们商量过了,会计跟法律都不错,工商也行,我们想了想,还是让你自己做决定吧,你选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我犹豫了很久,说了句:“我想学中文,当个作家。”我的爸妈听了,只是摇头说道:“哎,你是没出过社会,读中文有什么用,算了,我来帮你选吧,看你也选不出来。”于是,当填报志愿那天,我的志愿单写满了各式各样的专业,法律,护理,师范,会计,独独没有我喜欢的中文。

    填报完志愿那天,我如释重负,像往常一样去大江家找他。他的妈妈匆匆丢下一句“他跑浙江去了”,然后,门被重重地关上。很快,里面传来麻将声,比这夏天的鸣蝉还要喧闹。

    他的QQ也没有再点亮过,签名还是那一条“有朝一日钱在手,杀尽天下负我狗。”我忍不住笑起来,笑他看似可悲的人生,也笑我看似不可悲的人生。

    大一的假期里,忙着打工赚钱,我跟大江的联系也少了很多。大二的暑假里,我终于有了些许良心发现,立马给他发了个短信“大江,这几天有空不,我去找你。”很快,我就收到了回信,上面写着“你来,无论多大风,无论多大雨,我都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他的电话就来了,我接起来,第一句话就是“你还是这么恶心,这么非主流。”对面传来了爽朗的笑声,只是声音好像粗了许多。

    几天以后,我出现在杭州的车站,这一天,真的是很大风很大雨。远远就看见他在那等我,他真的守约来了,看见他肩头湿了一***,我忽然想哭,不是悲伤,不是怀人。他带着我先去吃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,店家是对挺热心的老夫妇,店门***着一个牌子,上面写着“供应免费云吞50碗”。

    吃完,他带我去到他的出租屋,这里的环境十分逼仄,屋角还挂着个蜘蛛网,屋外纵横交错的电线也像蜘蛛网一样,也在等待着捕杀什么。

    我去他的店里见过,小店跟他的梦想一样,是很小很小的,简单地经营着一些五金器材。夜晚吃饭的时候,我忽然问起:“大江,你来杭州是为了她吧?”大江立马说道:“哪有,我早把她忘了。”说完,他笑了笑。然而,正是十八九岁的年纪,眼里是藏不住爱与恨的。大江不知道的是,我跟那个女孩子有过接触,算是朋友的朋友,据说,她就在杭州。这附近就有一所大学,但我不敢确定。

    有人说过,可能我的骨头就是从江浙的水打捞出来的,来这的第一天,我没来由地喜欢上了这山,这水,仿佛一切皆有灵性。于是,我就缠着大江,让他带我去玩遍杭州。来杭州前,我做了很多的准备,很多地方小吃都已经在计划之中了。

    计划赶不上变化,我高估了大江认路的本领,当然,还有我的体力,所以当大江在半路上提出要吃肯德基的时候,我几乎没有一丝犹豫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吃到一半,大江忽然烟瘾犯了,就想跑出去买烟,我制止他,公共场所不能抽烟的。大江嘿嘿笑道:“对哦,老师有说过的,我一直都记不住这个。没事,先买着,踏实。”他的烟瘾极大,就算不抽,口袋里也要放着烟才能安心,索性我也就没管他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我估摸着他快回来了,于是从楼上往下看。大江正在一个路口,等待着信号灯的表演。他忽然抬头看见,从远处的咖啡厅里,走出来两个人,男孩高大帅气,女孩清纯美丽,像一对真正的璧人。

    大江不知怎的,赶忙跑进了另一条街道,他几乎用上了所有力气,回头一看,已没有看到那两人时,才大口大口地喘起气来,好像做了什么坏事一般。方才那个路口,有一个小女孩目睹了全程,拉拉她妈妈的手,等她妈妈俯下身子,她怯生生地说道:“妈妈,那个哥哥好奇怪啊,都多大人了,还玩捉迷藏。”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大江才从那条街道走出来,脸上有了一些疲态。

    等他走上楼来,第一句话就是:“嘿嘿,忘了带钱,差点被当小偷了,幸好有个好心的大哥帮我付了。”

    我离开的前一天,大江在一个临江的烧烤摊为我践行,他又像当初一样,把自己喝得烂醉。不同的是,这次他哭了。我发誓,这是我第一次看他哭。

    接着,他冲到江边,咆哮了一声:“去你的高考,去你的青春。”这声音之大,让我几乎把耳膜贯穿。我看着他,也喝了一大口酒,心里仿佛燃起火焰,热热的,有种想哭的冲动。

    第二天是一个大晴天,我坐在车站里,大江真的像那条短信里后半部分的内容一样,没来送我,我猜许是昨晚喝了酒的缘故。

    我从来都不会去为了所谓的旅游梦去一次单独旅行,我去一座城,是因为城里有我想见的人,我不是高冷的狂客,只因为我是极严重的路痴罢了。我再看一眼这个城市,然后车匆匆开走了,日光把车影拉的老长。而我亦明白,我跟这座城,可能也越来越远了。

    我想我将来也会爱上一座城,然后在我住的地方,要满栽桃花,花开的时候,我就去看看这十里嫣红。等花落了,我就把它酿成酒,取名“逃忧”。一杯赠给萍水相逢的过客,一杯敬给臭味相投的旧友,然后问他们一句:“你有梦想吗?”当然,那里也不能离镇子太远,我这人嘴馋,隔三差五就得吃点零食。

    最后,我还要去追一个女孩子,然后跟她说:“我这个年纪里,一共有过两个梦想,一个已经失败了,这个就不谈了。另一个啊,就是你了。”假如我真的如此幸运能追到她,我还想要带她去一次杭州,让她带我去看看杭州我未看完的景点。若是运气不好,我就潇洒地甩甩头发,然后跟她说:“哈哈,愚人节快乐。”

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s://m.fclzw.com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