励志小说 > 其他小说 > 恬静如秋花正好 > 正文 第四十七章 梦很远,还追吗?


    出院的第二天,秋华就跟田静茹来了警察局。局里的警察看见了秋华,才知道这个抓住在逃多年的通缉犯的人原来是那么年轻,纷纷对秋华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警察局长知道秋华是个学生后,非要把秋华的事说给学校听,让学校好好表扬他,秋华当然没有接受,这次只是一时歪打正着,秋华可不想被大家当做英雄那样崇拜。

    秋华录完口供出来,就听见外面有些吵闹。秋华走出去,就看见张警官正在跟两个农民打扮的人说着什么,张警官指了指这边,那两个人就走过来,脸上带着一丝激动。

    秋华正疑惑之际,那两人已到了跟前,只见他们“扑通”一声跪了下去,口中说着:“谢谢你啊,谢谢你啊,小伙子,我家姑娘在天之灵,可以瞑目了。”

    秋华这一下反应过来,原来这就是其中一个被害少女的父母,按理说,他们的年纪应该与自己的母亲类似,可是秋华却是发现,他们好像要苍老许多,脸上刻满了岁月的痕迹,双手的老茧自不用说。

    秋华一时心软,忙说道:“叔叔阿姨,不用这么客气,我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边说边去扶他们起来,这时候,局子里的警察都跑过来劝他们,两口子站起来,从包里拿出了一张卡,激动地说道:“这是我们的一点点心意,希望小兄弟你不要嫌少。”

    秋华推脱不让,那两口子一着急,又跪了下来。这时候,秋华也跪下来,哭着道:“叔叔阿姨,请你们节哀。我知道,姐姐的离去对你们的打击很大,你们整天风里来雨里去的,赚钱肯定是十分艰辛的,我秋华要是昧着良心收下这钱,不就枉费了那么多年读的书了吗?”

    秋华看到他们,就想起了自己的母亲,每天起早贪黑地,也是为了可以赚点钱来供子女读书生活,他们同所有华夏的传统父母一样,一辈子为了子女而活,秋华这一次的眼泪,是为所有伟大的父母而流的。

    两口子也是哭着道:“不行,不行,你千万要收下,我们庄稼人也是明白人,知恩图报的道理,是打娘胎里就有的教育。”

    秋华把他们扶起来,劝慰着道:“人虽然离去了,可是生活还得继续啊,叔叔阿姨若真是想报答我,就答应我好好活着,这笔钱,你们就留着好好建设新生活。姐姐知道了,一定会很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两口子一听,说道:“梦儿啊,你放心吧,爹娘会照顾自己的,会好好活着的。”

    送走了老两口后,静茹也录完口供了,两人就出了警察局。秋华忽然感慨,世界上原来有那么多不幸的事,想着想着,他的心情就不自觉地低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看田静茹,她竟然也是一脸不开心的样子,秋华怕自己的坏情绪再传染给她,强装着笑脸问道:“静茹,怎么啦?”

    田静茹看了看秋华,小声地说道:“秋华,我有点怕,如果那天你没来救我,我会是什么后果啊?那我的爸爸以后得靠谁来照顾呢?”

    秋华看看她,笑着道:“放心,我在呢,你不会有事的。”田静茹抬头,睁着大眼睛问他:“秋华,我能不能在你肩膀上哭一会儿?哭完你还得带我去吃好吃的。”秋华点点头,她主动靠过来,小声地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早上九点钟的太阳还不算太烈,光辉却从天上,毫不客气地洒下来,洒在了田静茹的脸上,那一瞬间,秋华觉得,春风与阳光都是刚好的。

    不久后,猥琐男的案件正式在法院受审。秋华出现在审判庭中,他也不知怎的,这一次突然很想来旁听。

    猥琐男静静地站在那里听着对他的一条一条的控诉,对面是神情激动的被害者家属们,其中就有亲自来感谢过秋华的那两口子,他们哭喊道:“还我的女儿,我的宝贝女儿才刚上大学,你怎么那么狠心啊!你这个天杀的!”

    猥琐男听完,向受害者的家属们深深鞠了个躬,说道:“对不起。”对面的人们并不领情,大喊道:“我要你偿命。要你偿命。”

    法官见场上的气氛有些混乱,忙制止了他们。这时候法官问道:“被告,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。”猥琐男看了一眼台下神情低落地说了一声:“没有,法官大人,请判处我死刑吧,我认罪。”

    秋华发现,这个动作,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表现出来了,他应该是在等待着什么。最终法院判处了猥琐男死刑,那一刻,他没有任何反应,就静静地让法警押送着,身后,是对他的永世诅咒。

    一节的数学课下来,足以杀死文科生的大量脑细胞。此刻,高二文三班的学生们已纷纷处于倒伏状态,时不时还要传出一两句抱怨的声音:“为什么AB会和DF垂直啊,那个图明显是平行啊!”

    有的人这样说道:“谁来救救我啊,二面角是什么鬼?”当然,也不是所有的文科生数学都不好,秋华看了一会儿笔记,终于把今天课上的内容搞懂了。

    闲着无聊,秋华忽然问道:“静茹,那天,你为什么拒绝啊?我看吴青峰挺帅的啊。”田静茹忽然停掉了手中的笔,冷漠地问道:“怎么?你想让我接受?”

    秋华听了,连声否认,田静茹也不再理会他,继续低头看笔记。看了一会儿,她伸了伸懒腰,随意地说道:“没什么,不喜欢当然要拒绝,不是吗?”“是,是。”秋华在一旁讪讪笑道。

    “秋华,你的理想是什么?”田静茹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秋华想了一会儿,说道:“我的理想啊?应该说是我的梦想吧。我小时候就特想成为大侠,啊哈,你知道的,就是一个挑十个,到处飞檐走壁、随手匡扶正义的那种。我那时还特爱唱歌,我小时候那会,很喜欢跑到河边唱歌,我在想啊,如果我妈注重培养,我现在是超级偶像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田静茹听他说着,嘴上是止不住的笑意。听罢,她问道:“那现在呢?还坚持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?你看我这身板,能打十个吗?而且,你应该知道吧,有学生主动帮助摔倒的老人家,却反被说成是学生撞的。大街上的那些乞丐,也许一顿的开销就是我们的两三倍。因为救人而溺水的人,被救者却反而说那个人是意外落水。迷信点说吧,可能‘末法时代,真的来了,人们的爱心与正义感被随意地践踏,妖魔没有钻进寺庙穿起僧衣,可能已经隐藏在了某个阴暗的角落,正嘲弄着人们的善良,我不想去指责什么,也不知道要去指责什么,我有时候就想问问,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田静茹听了,拍拍他的肩膀说道:“傻瓜,梦想有就好好保护,没准哪一天就实现了呢?是啊,我们的社会病了,但是,维护社会秩序是人人有责的啊,所以我们更要坚持自己的底线,给这个社会开一剂良方嘛。再说了,你匡扶正义的理想确实没有实现,但是另一个实现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秋华抬起头,眼里有一丝光芒。田静茹笑着说道:“你那次唱歌我有去哦,真的很好听呢!”

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s://m.fclzw.com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