励志小说 > 其他小说 > 恬静如秋花正好 > 正文 第十九章 喜获奖,知内因


    原来是周礼文忘了关话筒了,刚刚的话全都直播出来了。

    经许美凤一提醒,黄静秋这才知道自己又闯祸了。她忙站起来,对着周礼文说道:“伯伯,对不起,是有人骚扰我的秋华学长,我才这么大声的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周礼文听了没有生气,反而笑呵呵地说道:“无妨无妨,小姑娘原来是这电话的主人啊,让我们好找,快到台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黄静秋以为是要惩罚她,急忙把手机往秋华怀里一丢,澄清道:“手机是秋华学长地。”又一想,自己这样做太没义气了。又可怜巴巴地说道:“不过,你要打,就打我好了。”顿时哄堂大笑起来,气氛倒缓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欢笑过后,周礼文在台上说道:“伯伯不打你,那就请你的秋华学长上台来,好吗?”

    没想到黄静秋听了,反而抱紧秋华说道:“伯伯,你怎么这样啊。不就是吵了一点吗?你还要在台上惩罚秋华学长,哼!你也太小气了。”

    秋华看了她的所作所为,第一个反应是好笑,然后是感动。秋华轻轻地把她的手拿开,柔声道:“静秋,没事哈,你秋华学长会武术哩。”说罢,秋华比了比拳头,黄静秋这才渐渐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秋华选手,你好啊,这个手机号码是你的吗?”周礼文将那张带有数字的纸条往秋华手机一递,秋华接了过来,第一眼就感觉很熟悉,再细细看了几次,最终确认下来,这就是自己的手机号码。

    当下他又生疑,这样做是为何?但又猜不出对方的意图,只能点点头说道:“是的,这就是我的号码。”周礼文顿时喜上眉梢,急忙打开话筒开关宣布:“各位,秋华选手就是本次比赛的一等奖。”

    秋华一时懵住了,这就好比从别人耳朵里听闻自己名落孙山,自己却看到皇榜上写着自己是状元,这种落差,不言自明。

    周礼文此语一出,一石激起千层浪,有人赞扬此次的文学赛人才辈出,获奖选手一个比一个年轻。但质疑声也不少,数李文时最甚。

    李文时无论如何也不相信,平日里自己看不起的表弟竟然会是本次的一等奖,他按耐不住站起来问道:“周主编,你凭什么认为他就是一等?”

    周礼文马上解释道:“这个嘛,因为一等获奖选手留的手机就是这个啊。“难道就凭一个手机号码,你就断定他是一等?这种说法怕是难以服众吧?”李文时继续咄咄逼人,场上那些不服输的人也在附和着,会场又一次陷入混乱。

    周礼文大声地说道:“大家安静,安静,我们‘水木’会给大家交代的。这样吧,秋华,你给大家说说写了什么?把主题概括一下。”

    周礼文跑去后台,在征得了秋华的同意后,他让工作人员把这次一等选手的信息调出来,给大家看看。

    此时,台上剩秋华一人,大家都安静地看着他。好在之前参赛时秋华有存下底稿,自从得知自己获奖以来,他也会常常去翻一翻,这一来二去,也记了个大概。

    秋华本想把存在手机里的底稿直接拿出来的,然而却又怕其他人再次刁难,万一他们又有方才主持人去了后台,把文章传给你这样的说法,那不是又得解释。

    一个是出于方便,一个也是为了证明自己,此时秋华思考了一会儿,缓缓开口说道:“小时候,我住在一个淳朴的小山村。家里的稻田从我很小的时候就存在,小时候,我一直认为这是一种很神奇的稻子,它春天会变矮,秋天会长高。父亲是憨厚老实的,他几乎不发脾气。后来,我从父亲的嘴里得知,这不是稻子,是全家的希望。我第一次插秧的时候,由于偷懒,秧苗插得东倒西歪的,那是我这一辈子所记得的父亲最严厉的打骂…后来,我走出了乡村,父亲也学会了魔法,只是学艺不精,从十几年前施了‘变小咒’后,就未曾长高,至今都同稻田一般高大。”

    秋华读完,大屏幕上跳出了那一篇文章——《心田麦望》,大家浏览一下,竟然与秋华刚才背出来的内容相差无几,此刻,场上已没了质疑的声音,掌声淹没了整个会场。

    让周礼文没想到的是,今年一等奖的得主竟然会是个高中生,他连连称赞道:“后生可畏,后生可畏啊!”

    李文时更加没想到,自己的穷表弟竟然会是这次比赛的一等奖,尽管心里有一千万个不相信,可现实却给他来了一个响亮的巴掌,打得他的脸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这时他旁边的那个胖子又凑过来说道:“李作家,李作家,那个一等奖是你的表弟吧?你能不能替我引荐引荐?”

    李文时可不想去拍秋华的马屁,恼怒地说道:“要去你自己去,一等有什么了不起。”声音提高了好几个分贝,把那胖子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那个胖子自讨了个没趣,只得自己跑到秋华跟前,脸上堆笑道:“你是李作家的表弟吧?一看秋老弟就是天资聪颖,卓尔不群啊。鄙人是‘可雕’文学网的编辑,我叫钱汝杰,不知能不能赏脸吃个饭呢?”

    秋华实在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人,方才自己还说自己表里不一,道貌岸然,转眼间,就成了天资聪颖,卓尔不群了,这川剧的变脸绝活,秋华今天可算现场看了一回。不过,秋华可不是圣人,自然没有海纳百川的胸怀。

    秋华淡淡地说了句:“我秋华只是一个穷酸学生,不敢高攀。”说完,就把钱汝杰晾在了一旁。

    让黄静秋也没想到的是,自己的秋华学长竟然是这次的一等,方才的愤怒与可惜,顷刻间,化为了快乐。

    待秋华下来,她炫耀似地说道:“仪仪,凤凤,你们看看,你们看看,我的秋华学长是一等哦,厉害吧?你们的什么敖龙哥哥才二等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两人敷衍地答道:“厉害厉害啦。”对于两人的敷衍,黄静秋可不在意。此刻,她又缠着秋华,让他带她去玩。秋华想着反正明天就走了,就陪她好好玩一天吧。见秋华答应下来,黄静秋又是欢呼雀跃了好一阵。至于张心慧,自然也乐意看到这个局面。

    秋华后来得知,自己的信息是被后台搞错了。原来自己当时为了贪方便,就随意取了个笔名,没想到后台人员在填写名单时,在何姓与秋姓中,果断选择了前者,却不曾想是笔名被当成了真名,闹出了个不小的笑话。

    由于这次完全是‘水木’的疏忽,所以周礼文对秋华感到十分抱歉,说要单独约他吃饭,以表示‘水木’的诚意。因为时间不充裕,所以秋华没有答应饭局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周礼文是本次的比赛承办方,知恩图报,秋华答应以后若是有作品,自然会投给“水木”。不过,秋华仍然不相信,自己的这篇拙作竟然会拔得头筹。

    于是在临散场时,沐十八欲离开时,秋华叫住了他,问道:“沐前辈,我想问你个问题。我这次的作品,您觉得如何?”沐十八笑笑道:“桃李不言下自成蹊。”

    秋华听了,全身不觉通泰了不少,因为这是对他文心的认可。

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s://m.fclzw.com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