励志小说 > 其他小说 > 恬静如秋花正好 > 正文 第十八章 三甲出,尘埃定


    周礼文看了一眼台下观众的反应,还算满意,然后继续补充道:“他们是来自海边城的王子敬,许纤纤,钱峰;来自山中市的聂海生,张明远;来自沙城的金盛;来自帝都的陈佳仪,古新文……”

    周礼文还没念完,却听到台下有些异动。黄静秋兴奋地跳起来,抱住陈佳仪叫道:“哇!佳仪,佳仪,你好棒啊,好稀饭你哦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都讲目光投了过来,陈佳仪臊了个大红脸,忙拉着黄静秋坐下,小声说道:“好了,兔兔,我知道了,你快坐下,快坐下。”

    张心慧见女儿这么失礼,也呵斥道:“黄静秋,怎么那么没礼貌,快坐下,你秋华学长也在这,就不怕你在他心中的形象大跌吗?”张心慧在政坛滚打多年,识人之术自然不俗。她早就看出了女儿心里的小九九了。这一下被抓住软肋,黄静秋急忙吐了吐小舌,坐下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学妹,她们叫你‘兔兔’,是不是因为你属兔啊?你要属兔的话,你还大我一岁呢。”秋华有些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这个嘛,因为我很喜欢小兔子啊,而且我还有兔牙哦,你看你看。”黄静秋可爱地说道,秋华这才发现,原来黄静秋的上牙齿的两颗门牙显得有些外露,不过,却又不影响美观,反而可爱多了,像个真的小兔子一样。

    周礼文顿了顿,又开始说道:“还有来自广末的李文时,掌声送给这些年轻人。”台下掌声迭起,十个人慢慢走到台上,他们的脸上大多有一丝自豪若隐若现,尤其是李文时,因为他是广末唯一获奖的人。

    “好啊,我们华夏文学界可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,后生可畏,后生可畏啊。”周礼文感慨了一阵,又继续说道:“接下来宣布的是本次比赛的前三甲。”

    如果刚刚宣布优胜奖时众位参赛者的反应是紧张的话,那么这时候只能用一个成语来形容他们的反应,那就是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“首先宣布的是本次比赛的三等奖,他们是来自青城的高道童,他的作品《问道》充分展示了道的清净思想。作品里主人公登山访道馆花了七天,这七天里,他每天都听到一个故事,在第七天时,他终于登上山顶,却只看了一眼道馆便下山了。先生问道,一派高远。”

    掌声响起,一个与周礼文年纪相仿的人走上台,向他施了施礼,周礼文回礼后,方才一位台下的老者给他颁了奖。

    周礼文又继续走上台说道:“接下来是本次比赛的二等奖,他们是来自惠清市的施莺莺,她的作品是《少女之心总是诗》。本文风格行云流水,词藻优美,有如折纸般轻柔,又好似脱手弹丸般美韵流转。少女之心细腻而又不染纤尘,在她的心中一切都是如此岁月静好。少女之心让人摸不透,却透着一股朦胧之美。本次的二等奖还有来自帝都的敖龙,他的作品《尘》,本文构思绝妙,这一粒尘,在这天地中,却丝毫也不渺小,敢与高山比坚韧,敢与大河争久远,充分展示了当代青年人的奋斗面貌,是一篇难得的佳作。来,让我们用掌声欢迎两位上台来。”

    在热烈的掌声中,两人走上台去,台下的观众看到上台的两人竟如此年轻,又是羡慕,又是嫉妒。

    陈佳仪眼里都充满光了,兴奋地拉着黄静秋与许美凤说道:“看看看,这就是我的敖龙哥哥,全帝都最难得到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许美凤点点头说道:“不愧是帝都高中女生的梦想,果然非同小可。”黄静秋看看秋华,看他有些失望,乖巧地说道:“秋华学长,你不要灰心嘛,这不还有一等奖嘛,我相信秋华学长的。”

    秋华摇摇头说道:“这两人都不简单,我的文笔肯定不如他们的,那里敢奢望,怕不是这次的主办方弄错了。”

    黄静秋懂事地说道:“秋华学长,你不要伤心嘛,他们那里厉害了,我爸妈跟那个敖龙的爸妈认识,小时候我还经常去他家玩呢,这小子,很会装逼的,秋华学长,不要怕他。”秋华的眉头稍微舒展了些,幽幽的说道:“但愿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二等奖颁奖过后,周礼文又一次走到台上,这次他也不卖什么关子了,直接宣布道:“本次的一等奖是来自广末的…”静秋非常期望能从他的嘴上看出圆的口型。

    秋华此刻也是无比期待,会场一边的李文时在心里默念着不是这个结局,刚刚领完奖的施莺莺,不知为何,已情绪不高,耷拉着脑袋坐着。

    周礼文缓缓开口道:“何呵。”秋华像泄了气的气球,瘫坐在椅子上,李文时喜上眉头,而张心慧眼里,也略过了一丝失望,方才的众生相,尘埃落定。

    从刚刚宣布了一等奖名单过后,场上陷入了一片死寂。一等奖不领奖,“水木”征文大赛遇到这种情况,可是头一回。周礼文在后台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见同事小郑过来,急忙抓住他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小郑拿出那张记有电话号码的纸条,往周礼文手里一递之后,说道:“周编,客服那边前几天确认过了,这个人已经到帝都了,可能是出了什么事吧,这是他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周礼文点点头说道:“好,小郑,你去打多几个电话,让他尽快赶过来,我先去安抚他们的情绪。”

    周礼文不愧是见惯大场面的人,立马又换了一副轻松的表情,走上台去,欠了欠身说道:“各位来宾,请不用担心,只是出了点小意外而已,何呵选手马上就来。”听到这句话后,台下的骚动平复了些。

    小郑在后台看了一眼情绪稍稍变好的观众,立马跑到后台打起了电话,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,周礼文被刚刚的事情一闹,心情本就十分不好,此时这个悦耳铃声在他的耳边,却成为了刺耳的噪音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个分得清场合的人,笑着说道:“你好,请保持安静好吗?”“哦。好好,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。”秋华不好意思地点点头,挂掉了来电,并且调成了静音模式。

    小郑一看对方竟然挂掉了,不行,接着打。小郑一打,秋华就挂断,这一来一回已经有四五次了。

    旁边的黄静秋察觉到了异样,忙问道:“秋华学长,怎么啦?”“不知道,陌生电话来的,打了四五次了,可能是骚扰电话吧。”秋华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小郑又打了两个,发现还是一样,这一看也不是办法,急忙跑到台上,焦急地说道:“周编,他不接啊,不接啊,咋办?”

    周礼文此时也顾不得什么颜面了,要是这一届的比赛冠军都没来的话,那就真的是颜面扫地了。他按照纸上的号码打了过去,他倒想看看对方究竟是何方神圣。

    秋华的手机屏幕再一次亮起来,还是刚刚那个来电,这一下黄静秋可就不开心了,竟敢欺负秋华学长,她把秋华的手机一把夺过来,可爱地手指在屏幕上按了一下。

    周礼文终于打通电话了,还没来得及开口,对方就先说道:“哼!你到底是谁啊!你要是再骚扰我的秋华学长,我就报警了啊。”

    黄静秋说完挂断了电话,只是有一点她特别奇怪,今天自己的声音好像特别洪亮啊,惨了惨了,妈妈说过,大声讲话会变成男孩子的,黄静秋的脑子里一直盘旋着这个想法。

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s://m.fclzw.com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