励志小说 > 其他小说 > 恬静如秋花正好 > 正文 第十七章 奖项揭,心慌慌


    会场的某处,坐着三个女孩,正是如花的年纪,自然吸引了不少目光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少女开口问道:“兔兔,你怎么闷闷不乐的啊?怎么啦?”

    另一个少女搭腔道:“哎,真够可怜的,咱家兔兔这么可爱,受尽万千宠爱。可是,竟然要跑到那边远之地受苦,实在委屈她了,也不知道张阿姨怎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那个叫“兔兔”的女孩耷拉着脑袋,也不讲话,就这样干坐着。沉默良久,方才开口问道:“凤凤,仪仪,你们说怎么要表白才合适啊,我上次都把我最心爱的大熊送出去了,他都没理我,这是我认为全天下最好的礼物了。”

    那两个少女听了,连忙坐下来,有条有理地分析道:“这个啊,根据我多年的经验,表白最好是要简单粗暴,挑人多的地方,突然表白,然后男生一般都不会拒绝的,人那么多,他们会觉得羞愧,一般都会失去判断力的,哈哈。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少女却是不同意道:“小佳仪,那是因为你追的男生都太一般了,我可不一样,我认为哦,追男生要细水长流,制造小感动,有预谋却又不做作地接近他,你那招要是对敖龙哥哥使用,看他不给你个大白眼。”

    陈佳仪点点头说道:“也是,敖龙哥哥可是号称全帝都最难得到的男人,人送外号‘移动制冷剂’,不过他什么时候成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许美凤咬咬牙说道:“怎么不是我的,我就是敖龙哥哥的女人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她刚说完,就有人笑着道:“美凤啊,你那么厉害啊,把敖龙追到手啦。”两人一听急忙站起来喊了一声:“张阿姨。”

    张心慧笑了笑,说道:“来,佳仪,美凤啊,我给你们介绍个人,这个人可是我在广末市发现的很有潜力的人哦,你们认识认识。”

    秋华从后面走出来,微微点头说道:“你们好,我叫秋华,来自广末市,很高兴认识你们。”

    两位少女也是见惯了无数的大少,见秋华穿着如此朴素,本能地把脚往后挪了挪,但是脸上却也是笑着回礼,毕竟在帝都生活,这是父辈从小就注重的教养。

    而那个叫“兔兔”的少女,听到他们的对话,抬头一看,不觉欣喜万分。她马上跑过来叫道:“秋华学长!你真的来看我啦,哇,好棒啊,伦家很感动。”

    秋华先是一惊,然后定睛一看,原来眼前的少女正是可爱的小学妹——黄静秋。

    几人已经找了个角落坐下,“原来,你们认识啊。”张心慧开口说道,语气带着一丝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黄静秋开心地答道:“对啊对啊,妈妈!我告诉你哟,秋华学长好厉害哒,他上次改编了一首歌,把我都唱哭了,而且哦,他好温柔的,上次他亲…”

    秋华赶忙拉住她,抛出了个没头没脑的话题:“帝都好像不会太冷哦?”张心慧笑道:“是啊,是啊,帝都不一样,虽然身处北方,但是冬天是这样的,不会冷得太过分。”

    秋华想丢出这个话题来掩饰一下黄静秋没说完的话,在陈佳仪和许美凤眼里,却是认为他不会聊天,没情调,在心中对他的评价,又降了几分。

    趁没人发现的时候,秋华偷偷地对黄静秋耳语道:“学妹啊,那件事就不要说了,等下你妈估计会打死我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,那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。”黄静秋狡猾地说道。秋华正犹豫之间,黄静秋拍了拍张心慧的手,说道:“妈妈,我告诉你哦,其实秋…”

    她故意留住话语,看看秋华,秋华无奈地点了点头。少女满意地笑了笑,然后继续补充道:“其实秋天很很美丽的。”

    张心慧摸摸她的头,笑道:“傻孩子,现在是春天呢,秋天远着呢。”黄静秋站起来说道:“如果春天来了,秋天还会远吗?”

    会场的灯逐渐暗了下来,台上聚光灯亮起,一个西装革履地中年人走到台上。

    他先给众人鞠了个躬,然后开始说道:“感谢诸位今天贲临现场,鄙人是本场大会的主持人‘周礼文',也是‘水木’的主编。木生于水,求活之法。文寓于人,比天之翼。闻山有高,而未闻有才学之高。知海有界,但应知无知识之界。首先我得声明,‘水木’办这个比赛,并不是说要在诸位中分个高低,这次的评奖我们请到了有名的大学教授,也有文笔优秀的网文作家,当然还要感谢本市作协的大力支持,所以,前三名是大家合议的结果,最终的结果,我们保证是从公平公正的角度出发的。当然,诸位之中也有早就名声在外的大神,此次若是侥幸被小辈胜出,也请海涵,这只能说明在我们这些人眼里前三名是既定事实。至于客观与否,还请看客们定夺。好了,闲话不多说,让我们有请去年‘金作家杯’的冠军得主,同时也是新派青春文学的代表人物的沐十八先生致辞。”

    在热烈的掌声中,有一个年轻人走上台去,笑容中带着一股子自信,脚步稳健不急躁。

    沐十八是一个很不一样的人,十八岁辍学,开始写小说,第一本小说一经出版,就成为了当年的图书销量冠军。

    四年后,凭借着对现有资料的掌握以及在这基础上的想象,著成《我们聊辽》,这本书以其幽默的文风及强大的史学知识,迅速圈粉,成为各大文学网争相拉拢的人才,连史学界也对这本书夸赞不已。这种文史双通的人才,实在少见。

    沐十八今天能出席这场会议,那都要归功于周礼文的识人之术。想当初,沐十八的第一本书,就是在“水木”发表的。

    这时,台上的沐十八开始讲话了:“感谢周老师,感谢‘水木’,感谢在座诸位。很高兴,今天这场大会能邀请我作为嘉宾。有人把我封为‘大神’,我想,这我是万万不敢当的。也有人说,沐十八,你是整个文坛的希望啊,这句话我更是受之有愧,这几年,有幸写成几部拙作,却被大家刻意拔高,十八真是受宠若惊。我们都知道,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。孟子说过这么一句话,‘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无涯’,知识,是永远没有尽头的。几年前,很荣幸地能得到‘水木‘的赏识,让我的第一个作品得到了认可,开启了我的文学之路。当然,我也非常希望,今天这次的大会,会是你们某些人文学之路的开启。好了,话不多说,让我们把会场交还给周老师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走下了台,台下的掌声无比热烈,大家羡慕他的才华,更敬佩他的谦逊。

    周礼文再次走上台说道:“好了,非常感谢沐十八先生,下面由鄙人来宣布本次的获奖名单。获得入围奖的是…”

    周礼文念了一串名字,足有三十人。秋华吓一跳,没想到今年还有“入围奖”,看来这“水木”也是尽量秉承着人人有份,永不落空的本意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又暗自庆幸,这批名单没有他,那不就说明…秋华继续耐心地等待着。“接下来是优胜奖。”周礼文故意吊了吊众人胃口,扫了一眼台下。

    台下的参赛者早已屏息凝视,静待答案的揭晓。

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s://m.fclzw.com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