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章:捉鬼

一念乾坤灭

热门: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
  时值人间四月,天气已有些炎热,各种虫鸟欢快的鸣叫,河边的柳树绿意盅然,一阵微风习来,碧波荡漾,清凉的芬芳透彻心扉。

  街道上一片嘈杂喧闹,沿街摆摊的小贩各自吆喝,在哪个年代,生活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。

  “卖烧饼嘞!新鲜出炉的烧饼!”“好吃的冰糖葫芦!”……

  一个少年的身影从远处走来,停到了卖烧饼的摊子前。

  “你这烧饼怎么卖!”少年面色有些俊朗,瞧着年岁不大,约莫十五六岁。

  “一文钱一个,份量十足!”小贩见来了生意,立刻热情洋溢。

  文泽从怀里掏出两枚铜钱:“给我来两个吧!”

  小贩立即拿着黄纸包好两个烧饼递过来,手指夹着边缘,不敢触碰到客人。

  文泽也不在意,接过热乎乎的烧饼,就准备穿过喧闹的街道。

  不经意间,文泽眼角余光看见路边的一个小乞丐,顿时失了神。

  半响,回过神来,嘴里喃喃道:“真像呀,我要是还在,她应该也这么大了吧。”

  那小乞丐大概七岁左右,眼睛水汪汪的,脸上颇有些脏兮兮,跟文泽前世的女儿贪玩后的景象颇有些相像,这一幕让易泽恍惚间好像回到了从前,女儿的音容笑貌在脑海中盘旋,不由得眼眶有些湿润。

  看了看手中的烧饼,文泽咬咬牙,毅然的走了过去,拿出其中一个,递给那小女孩。

  小女孩看向文泽,连忙跪在地上磕头,嘴里发出咿呀的声音,竟然是个哑巴。

  小女孩磕头之后接过文泽的烧饼,就准备一口咬下去,突然间又想到了什么,露出害怕的情绪,犹豫了片刻,想把烧饼收起来。

  文泽一把抓住小女孩的小手,语气轻柔的说道:“你就在这里吃,不准带走,不然就别吃了。”

  小女孩听到之后,显得有些慌张,想要挣脱逃离,却被文泽死死的拉住。

  “那你不想吃,那就别吃了。”文泽的眼神中带着怜悯,有些事情,他自然明白。

  女孩儿哪里挣脱得开,眼看着文泽就要拿走烧饼,连忙一口咬上去。

  文泽只是抓着小女孩的手,也不阻止,任由其一口一口的把烧饼吃完。

  待看着小女孩吃完之后,文泽也不停留,转身就直接离开,这该死的世道,能均她一口吃的,已经是他的极限了。

  小女孩深深望着文泽的背影,眼泪流了下来,嘴里咿呀咿呀着。

  文泽脚步飞快,穿过这条还算繁华的街道,钻进一条小巷子,在巷子的尽头,有一家破败的道观。

  道观的木门只有一半,文泽走了进去,一名穿着道衣,留着白须的道人正在里面休息。

  道人须发皆白,身材高瘦,年过古稀却容光焕发,咋一看上去,竟有些仙风道骨的模样。

  见到文泽进来,道人笑骂道:‘你这个小兔崽子,出去这么久,打听清楚了没。’

  文泽赶忙过去,把剩下的一个烧饼递给道人,口中连忙说道:‘师父,都打听清楚了,那张家闹鬼好几天了,一直没闹出过人命,应当只是个冤魂。’

  “行,既然只是个冤魂,那咱师徒两个就过去治它一治。”

  道人说完,拿着烧饼就啃了起来,边啃边说道:“真香!”

  咕噜!

  文泽看着道人吃得香,不由得发出吞咽口水的声音。

  道人抬起头,看向文泽,嘴中骂道:“你个吝啬崽子,做完这笔买卖咱们就有钱了,一个烧饼还舍不得吃,还不把钱拿出来。”

  文泽有些迟疑的说道:“我在路上没忍住吃完了,只是还有些饿!”

  道人行走江湖多年,一瞧便猜了出来,快步走了过去,一巴掌拍在文泽的头上,气呼呼的骂道:“你这个兔崽子,还真当自己是活菩萨了?就该得你去饿死。”

  文泽低着头不敢顶嘴,道人骂完之后,瞧了眼手中剩下的小半个烧饼,嗯到文泽胸口,骂骂咧咧道:“快些吃完,收拾好东西,跟我到那张员外家作买卖去,说不定还能讨一顿好的。”

  文泽接过烧饼,看向师父的眼里满是感激。

  他并非此世之人,穿越过来已经三个多月,前世因刹车失灵,车毁人亡,再醒来就成了一个十五六的小男孩。

  也没前身的记忆,还好这里类似华夏古代,语言文字相差不大,不过当时的他在牙行里被人贩卖。是师父路过把他卖了下来。

  当时师父说道;“这孩子长得俊,类我,年纪大了正好缺个帮手。”便将文泽从牙子手里买走。

  当时他还天真的以为师父是个真神仙,没过几天便发现只是个坑蒙拐卖的游方道士,不过道士的度牒倒是真的,只是没啥真本事。

  靠着唬人的外貌,倒还能哄骗几分钱财,勉强度日,跟着师父的文泽,也是饥一顿,饱一顿。

  之前的两枚铜钱,便是师徒两最后的家当了。

  跟着师父行走几月,文泽也大概知道这世界的一些情况,虽然文字语言有些相像,但这里并非华夏古代,而是另一方世界,统治这个国度的叫大殷。

  殷朝统治已经有七百年的历史,跟文泽记忆中的任何一个朝代都不搭界,最关键的是,这个世界是真的有鬼。

  上个月在一个村庄里帮人驱鬼的时候,竟真有水鬼出现,当时没把文泽给吓死,师徒两连滚带爬的,差点没把命给搭上。

  这次吸取教训,文泽先查看情况,如若是杀人的厉鬼,这个钱就不挣了,倘若是没杀过人的怨鬼,那就去博上一把,终归得吃饭,再不营业就得饿死了。

  收拾好行囊,文泽便随着师傅往张家赶去。

  张家在这县城之中算得上大户人家,不过大白天的,大门紧闭,显然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。

  来往的行人路过的时候,都是远远的避开,这附近的人都知道张员外加闹鬼,生怕沾染上晦气。

  张员外在大堂急得走来走去,额头汗珠直冒,对着一旁身穿华衣的贵妇骂骂咧咧:“你这个妒妇,我不过是跟那小翠多亲热了几分,你就叫人将其打死,这下出事情了吧,天天诵经念佛,那些请来的和尚你瞧着有个啥用,屁滚尿流的跑了,这些个骗子。”

  贵妇坐着也不吭声,只是一直哭哭啼啼。

  “哭,哭有个屁用,你倒是想办法呀,人可是你杀的,小翠呀,冤有头,债有主,你要是想报仇,不要缠着我呀,缠她去呀。”

  张员外骂着骂着,就惶恐了起来,连忙对着空气中到处作揖。

  “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畜生,要是没有我父亲,你能有这般家产,不过只是奴婢罢了,化作鬼又如何,还不是你嫌高僧价格太贵。”贵妇听到张员外的话,立马起身大声指责。

  “那高僧要二十两银子才出手,你当这钱是大风刮来的?”张员外立即反驳。

  “我看你是要钱不要命!你就让那小翠给你带了去。”贵妇骂道。

  “人是你叫人打杀的,要带也是带你。”

  两人在大堂上就这般相互骂了起来,旁边的仆从都战战兢兢不敢说话。

  “老爷,外面来了个游方道士,说是能治咱们家的事。”管家连忙跑了过来大声说道。

  “道士?不会是什么招摇撞骗的江湖骗子吧。”为这事张员外已经请了多人,也没见着个有本事的,钱还花了不少,着实有些心疼。

  “我看着不像,那道士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模样,当是个有几分真本事。”管家摇头说道。

  “行,那就喊上来见见吧!”张员外吩咐道,也不在意,请人那得先给钱,自己上门的,那就得先做事了,这是规矩。

  门外等候的是师徒两此刻正在偷摸着交谈。

  “师父,这大门口也没个阴气的感觉,我感觉这鬼不咋强,今天这事应该能成。”文泽压低声音分析道。

  师父没有答话,老神自在,摆足了姿态,只是偏过头侧听着,轻轻的点头。

  很快就传来开门声,还是之前的管家。

  “快些跟我进来吧,老爷夫人在大堂等着。”

  师徒两忙随着管家往里走。

  这是个大宅院子,进门是一个石刻的屏风,能挡住门外窥探的目光,院子里干干净净,显然有仆从经常打扫。

  走过一条小院,便到了院子里的大堂。

  那张员外定眼瞧去,仔细的打量了一番,那道长果真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,就连那小道童,也生得眉清目秀,心中一下子信了七八分。

  果然在哪里都得看颜值,没几分模样还真不一定能干这个行业。

  “道长如何称呼?”张员外和夫人见到如此道人,一下子变得客气起来。

  见张员外询问,文泽立马站了出来,介绍道:“我师父道号清微,游历至此,见你家宅院阴气冲天,料想是有祸事发生,特地来解决此事。”

  “那真是感谢清微道长,快请坐,来人,把我珍藏的那茶叶拿来,给清微道长享用。”张员外立马大声的呼喊道。

  师父坐下后,文泽只是恭敬的站在清微道长的侧后方。

  很快就有仆从端了茶水上来,清微打开茶盖,一阵清香扑鼻而来,侧头和文泽对对眼神,文泽立马心领神会。

  这么好的茶水,应是条大肥羊!

  清微道长不急不缓的喝了一口,脸上不露情绪,似是随口问道:“不知主人家现在是出了何等祸事呀。”

  不等张员外开口,旁边的贵妇立马说道:“是一名下人不幸摔死,还不知好歹的在家中作恶。”

  张员外嘴唇动了动,最后也没有反驳,毕竟家丑不可外扬。

  师徒两听后自然明白这话不过是托词,不过这深宅大院里的肮脏事多了去了,也不想深究。

  只是师徒两人不再搭话,清微道长一口一口的喝着茶水,文泽也是双眼望着前方,嘴唇紧闭。

  人精一般的张员外自然懂得规矩,这是要谈价钱了,伸出手掌张开五指晃了晃,说道:“只要道长能做法把这鬼去了,我愿出五两白银当做酬谢。”

  这也就是两人卖相不错,之前来的张员外顶多给二两银子。

  师徒两人眼底闪过一丝喜色,清微道长放下茶杯,吩咐道:“徒儿,去把香案摆上。”

  文泽听道,立即准备去包裹里把道具拿出来。

  张员外也算是经历丰富,到底是历经多次骗局,立即开口质问道:“道长,这大白天的,鬼也不敢出来,你捉的哪门子鬼呀。”

  话音一落,清微道长拿着茶杯的手顿时就僵住了,文泽也没去拿包裹,眼睛瞟向四周,几个仆从隐隐站在大堂口那,这要是打退堂鼓,好处没捞到,还免不了一顿毒打。

  文泽眼珠子一转,立即接道:“看来张员外这是要赶尽杀绝呀,白天作法那是超度,晚上作法可就是灭鬼了。”

  张员外半信半疑道:“哦,还有这说法,难道道长不想直接把那鬼灭了去?”

  文泽拿着腔调说道:“倒也不是不能,只是…”

  “只是什么?”张员外连忙追问道。

  “只是我师父虽然法力高强,但这法力也是每日苦修而来,超度倒也罢了,这灭鬼可是要耗不少法力,得加钱!”文泽淡淡的说道。

  “行,加就加,你说罢,加多少。”张员外一咬牙,立即说道。

  “至少也得十两白银。”文泽讯速回道。

  “好,没问题,只要能把鬼给灭了,十两就十两。“张员外一口气答应了下来,又吩咐道:“管家,把清微道长和他徒弟带到厢房休息去,两位好好休息,到了晚上再麻烦二位作法灭鬼了。”

  清微道长面不改色,好似刚刚对话跟他毫无关系一般,跟随者管家一路往厢房走去。

  文泽关上厢房的门,给清微道长打了个眼神。说道“师父,刚才你怎么不直接把鬼给灭了。”

  清微道长微微叹气:“我看这阴气环而不散,掐指一算,怕是有冤屈在内,故不想直接灭杀,超度便可,只是这张员外不愿,也罢,人鬼殊途,消灭了也不打紧。”

  听到师父说完,文泽立即走到门口侧耳听着,果然听到一阵细小的脚步声远离,刚才显然是有人偷听。

  “师父,走了。”文泽转过头说道。

  师父听到,立即变了脸色,怒气勃勃,几步过去,一巴掌打在文泽头上:“你这个小兔崽子,不要命了?这种事都敢接下来,是上次吃的亏还不够吗。”

  文泽捂着头,立马反驳道:“师父,我看那仆从站在四周,咱们肯定跑不过呀,而且答应了也没啥,至少能吃顿饱饭,就这样被打出去,我倒是还好,师父您年级这么大了,也不知道能不能抗住。”

  “那被打也不能应,这到了晚上要咋办?”师父立即呵斥道。

  “就照以前那样办呗,那鬼也不找咱们,真出事趁乱跑了便是。”文泽无所谓的说道。

  “你这么说倒也是,看来师父没白疼你。”

  清微一下子就想明白了,随即就到床上去休息,到了晚上,说不定就是个体力活了。
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