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二章:系统

一念乾坤灭

热门: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
  师父就在厢房里面休息,文泽就到院子里到处逛逛,不过显然张员外有过交代,不管文泽走到哪里,都有两个仆从在旁边盯着。

  “我只是记录一下逃跑路线而已。”

  文泽逛了一会,就大概把位置给记熟了。毕竟是县城的,院子不算大,三进的院落布局。

  左右都是厢房,中间一个庭院,后面就是正房了。

  正房不让进,文泽猜测应该有个后花园后门啥的。

  “作法应当是在后花园做,毕竟那是才是鬼魂闹事的地方,到时候如果有什么意外乱了起来,就从后门开溜!”

  很快天色就渐渐的暗了下来,管家前来敲门,说是晚饭准备好了。

  文泽连忙把师父叫起来。

  他也是真佩服,师父是真的能睡,基本上沾床就睡,不是说年级越大,睡眠质量越低吗?

  师徒两正好饿得不行,一天两人才吃半个烧饼。

  张员外虽然对两人有些怀疑,但还是准备好了大鱼大肉。

  师徒两人看着桌上的烤鸡烤鸭,不由食指大动,恨不得一顿狼吞虎咽,只是为了维系形象,不得不稍作矜持。

  文泽看着吃得斯文,实际上吃得极快,短短片刻,桌面上大半的饭菜,就进了师徒两的腹中。

  张员外见此,心中怀疑稍减,这师徒两人卖相极佳,吃起饭来,看似文雅,一顿吃了数人饭量,不似常人。

  “还请道长开始作法,把那女鬼收了去。”张员外客气的说道。

  “好,徒儿,准备香案!”清微神色镇定,不露分毫,对文泽吩咐道。

  文泽点点头,从包裹里拿出黄布,符纸。然后找管来要来案台,香烛等一些物品。

  很快香案就摆好了。

  清微稍微有点尴尬,因为桃木剑不久前卖掉了,之前剩下的两枚铜钱,就是卖桃木剑后剩下的。

  不过这难不倒清微,以指为剑嘛。

  香案摆好之后,清微并没有开始作法,而是静静的等待。

  文泽向张员外解释,目前只是戌时,此刻阳气还存于大地之上,并未完全消散,鬼魂不敢现身,必须到亥时,阳气完全消散之后,才能开坛作法。

  说起来这套规矩还是文泽定出来的,毕竟前世三十多年,没吃过猪肉,总见过猪跑,定下几个规矩,才有正儿八经的感觉。

  果然,听到文泽如此一说,张员外顿时大感靠谱,就连管家及旁边的仆从,都觉得这道长是有个真本事的。

  清微道长闭着眼睛假寐,听到旁边人的称赞,心中不由得意。

  很快,天色已暗,亥时已到。

  文泽抱拳大声喊道:“时辰已到,有请师父作法。”

  清微眼睛一下子睁开,整个人从椅子上纵身一跃,直直得跳到三米开外的香案旁边。

  这个动作练过几年的都能作出来,但强烈的仪式感让人感觉的非常的肃穆。

  ‘“玉清有命,告下三元;十方曹治,禀命所宣;各统部属,立至坛前;转扬大化,开济人天….”

  清微口中开始念念有词。

  众人被唬得一愣一愣的,大气不敢出。

  “这下子没错了,肯定是个真道士,跟上次那几批完全不是一个样。”

  众人开始议论纷纷。

  这还不止,只见清微道长,从腰间拿出几张符纸,大喝一声:“火来!”

  瞬间,符纸竟然无火自燃起来。

  这等情景,唬得众人目瞪口呆。

  “这是真正的法力呀。”

  “得道高人,得道高人。”

  文泽在香案旁边非常得意,这一招正是他教给师父的。

  师父玩得兴起,不断拿出符纸,一声又一声的喝道:‘火来!火来!火来!’

  甚至一挥手,香案上摆着的一碗清水都燃烧了起来。

  “连水都烧起来了。”

  众人又是一阵惊呼。

  文泽已经没了笑容,欲哭无泪,直感觉膀胱都要萎缩了。

  ‘师父呀,你就不能省着点用嘛。’

  为了制造这点白磷,文泽带着那尿罐子好几天才存够量,差点被熏死,师父耍帅的这几下,估计存货都被弄光了。

  “咳咳!”文泽连忙假装咳嗽两声提醒。

  清微听到徒弟的咳嗽了,连忙收起激动的情绪,这还是他第一次在人群中表演,不由得有些兴奋过头了。

  这个表演过后,在场的所有人基本上对清微已经深信不疑。

  师父对着水碗就是几声大喝,双手以指为剑,竟然插入火中。

  那火焰突然冒起半米高,生出大量白烟,一阵微风习来,一股强烈的刺鼻味传开。

  众人纷纷捂住口鼻。

  很快,火焰熄灭,清微长长的吐出一口气,对着张员外说道:“幸不辱命,鬼魂已经被烧死,灰飞烟灭,刚刚那股异味就是晦气,闻到的人务必用杨柳洗澡三日,方可将晦气消除。”

  “灰飞烟灭好,你们几个丫头给我看好了,以后谁要是敢再去勾引老爷,死了都让你魂飞魄散!”贵妇狠狠的盯着院子里的几个丫头叮嘱道。

  几个丫头吓得脑袋都缩了起来,唯唯诺诺不敢说话。

  “多谢道长,多谢道长。”

  张员外喜出望外,这个事情终于给了解了。

  “张员外,我师父消耗了大量法力,恐怕要立即回去休养。”文泽对着张员外做了一个搓手指的动作,暗中提醒。

  张员外大气的说道:“管家,把给清微道长准备好的十两白银拿过来。”

  管家立即从柚子里拿出两个五两重的白银锭。

  文泽立即接过,在上面咬了一口,看到上面的牙印开心的笑了起来。

  “清微道长,今天天色已晚,还请在厢房休息一晚,明日再走吧。”张员外真心的挽留道。

  “多谢员外好意,只是我师父修炼的时候,在这里恐怕不方便,这其中忌讳还望员外海涵。”文泽立马说道。

  笑话,钱都到手了,这个时候还不走,留着喂鬼呀。

  “那我就不多挽留了。”张员外不过是个客气话,吝啬如他,事情已经办完了,还留他干嘛,家里粮食不够多么。

  文泽连忙收拾行囊,就准备从大门口走。

  然而这时,突然一阵阴风吹过,每个人都感觉一阵发冷。

  师徒两人对视一眼,顾不得行囊,扯起腿就朝着门口跑去。

  张员外一下子就反应过来,大声喝道:“给我拦住他们。”

  之前为了防止两人作假,就有两个仆守着大门,此刻一下子就把大门给堵住。

  “糟了,徒弟,这可怎么办。”清微道人一下子就慌了起来,没想到眼看就要成功了,到最后关键时刻出了茬子。

  文泽脸都跨了,强迫让自己镇定起来。

  随着阴风吹过,一阵阵嘤嘤嘤的女性哭泣声在庭院里传了开来。

  文泽直感觉一阵手脚冰凉。强行安慰师父:“没事的,师父放心,她要找也是找她们,不会找我们的。”

  师父点点头,感觉这个徒弟没白买,关键时刻还是非常有用的。

  “道长,这鬼怎么又出来了,你快施法灭了她。”贵妇心中恐惧,开口大声喊道。

  “他们就是两个骗子,我竟然还真的信了你们,把他们给我看管好咯,今天非得要好好的教训他们一顿,敢骗到我头上来了。”张员外此刻虽然心生惶恐,但女鬼闹了好几日,也没死过人,强自镇定,还安排仆从看管两人。

  文泽到了这个时候也不放弃,继续狡辩:“张员外,这个女鬼狡猾得很,用假身把我师父给骗了,现在我师父法力去了大半,必须要回去调养,待明日重新作法再来消灭这个女鬼。”

  “我信你个鬼,你个糟老头子,分明就是两个江湖骗子,用些把戏来蒙骗我们。”张员外此刻一点都不相信两人,大声呵斥。

  那女鬼只是嘤嘤嘤的哭泣,也不现身,之前几日都是这般,众人虽惊恐,但还不至于失神逃串。

  门口的两个仆从,更是手拿着棍棒,恶狠狠的朝着师徒两人走来。

  完蛋了!

  这个时候,文泽和师父已经没有办法可想。

  突然,嘤嘤嘤的哭泣声停止,一道厉叫声响起:“还我命来。”

  随着这声恐怖的厉叫,庭院里开始阴风大作,吹得众人东倒西歪。

  “怎么一下子就化成厉鬼了。”清微一下子就感觉到了不妙,虽然本事没几分,见识还是有的,心中一算,连忙问道:‘徒弟,这鬼是死了几天了。’

  文泽连忙心中推算,心中咯噔一下,露出一副哭相:“师父,今天刚好是第七天。”

  在场众人都听到了师徒两的对话,这可是头七啊!最凶的时候。

  仆从们再也不顾不上师徒两人,瞬间逃散开来,张员外和贵妇也是朝着后面跑去。

  师徒两人对视一眼,好机会!

  连忙朝着大门口跑,几步跑到大门口,就想把门打开,可那门外好像被人狠狠的拉住,根本打不开。

  两人这才意识到之前的仆从没有从大门离开的原因,偌大的庭院只剩下师徒两人,两人心中冰凉冰凉。

  昏暗的庭院中阴气更甚,文泽突然发现一道身影没有一点声息的出现在了角落里,头发盖着脸,朝着自己的方向。

  “师父,鬼!鬼!。”文泽嘴里惊慌的念道。

  师父自然也是看见:“徒弟,你不是说这鬼不会盯着咱们的,我怎么感觉她是朝着我们过来的。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哇,师父,这不科学!”情急之下,文泽开始口不择言,连科学两字都说了出来。

  眼看着那鬼就要冲了过来,文泽一咬牙,挡在师父面前。

  “师父,我是您买回来的,就让徒弟给你档一回。你先跑。”在这个危险的时刻,文泽竟然挺身挡在师父的面前。

  后面看着挡在身前的徒弟,清微眼神复杂。

  那鬼几乎瞬间就到了文泽面前,双手张开,十根手指的指甲长得吓人,直接抓向文泽。

  文泽心想我命休矣,连忙闭上了眼睛。

  啊~~~!

  突然一阵厉鬼的惨叫声在文泽的耳边响起,文泽连忙睁开眼睛,只见厉鬼额头竟然贴着一张黄符,黄符绽放出阵阵清凉的光芒,那厉鬼在清光之下开始缓缓的融化。

  文泽认得那张黄纸,那是师父最宝贵的黄纸,说是师祖传下来,已经有些破损,但平日师父很是爱惜。

  清微手捏黄符,狠狠的按在厉鬼头上,那厉鬼遭到黄符的压制,动弹不得,随着清光减弱,就这么渐渐的开始消散。

  黄符燃尽之后,厉鬼也完全消散不见。

  厉鬼消失之后,庭院内的阴风也跟着消散了,众人明显能感觉身子骨暖了起来,躲在暗处里观察的张员外等人,此刻战战兢兢的走了出来。

  “道长,误会呀,误会呀!”张员外在暗处把事情看得明明白白,出来就是连声道歉。

  清微道长此刻面色恢复,一脸高人模样。

  然而此时应该接话的文泽,却楞在了原地。

  他楞楞的看着地面,双眼呆滞,在厉鬼消失的瞬间,他脑海中突然响起一阵奇特的音乐,然后眼前就出来了一个界面。

  界面非常的简洁。

  姓名:文泽。

  技能:无

  能量:5
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