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五章:雾气

一念乾坤灭

热门: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
  竖日清晨,文泽从睡眠中醒来,就感觉自己几乎要饿得发晕。

  “师父去哪里了?”

  文泽转头一看,房间很小,师父竟然在。

  修炼不能代替睡眠,昨晚修炼完之后,自己打了个地铺,就睡着了,师父床上,现在床上被褥整整齐齐,哪还有师父的影子。

  刚想着去找师父,门就打开了。

  清微提着一个黄纸袋走了进来,一阵香味钻入文泽的鼻中。

  “是烧鸡。”

  清微看到文泽醒来,打开油纸袋,露出烤得金黄的烧鸡,笑着说道:“修炼前期,身体容易亏空,师父早上给你买了烧鸡,快吃罢。”

  饿得发晕的文泽,连忙接过烧鸡,大口吞吃起来。

  看着文泽大口咬着烧鸡,文泽笑着说道:“你这个还不算什么,你师父当年刚入练气三层的时候,一顿饭能吃掉一整头羊呢。”

  听着师父的话,文泽不由问道:“平日见师父饭量很大呀。”

  清微笑着解释道:“那是因为师父现在的身体已经形成平衡了,所以正常人的饭量就可以了,你现在正是炼精化气的时候,才会如此。”

  一个烧鸡快速的消失在文泽口中,连骨头上面的残渣都被舔得干干净净。吃完烧鸡,文泽就感觉舒服多了。

  退了房,两人就直奔码头而去。

  ………

  侯振站在船头,看着码头上熙熙攘攘的人群,眉头皱起。

  旁边一名精壮的汉子问道:“大哥,马上就要启程了,俺瞧着你咋不开心。”

  侯振微微叹气:“你看那码头上,各个帮派雄踞一方,官府都不能管,现在我们交钱,都是交给他们,这天下,恐怕不久就要乱了。”

  汉子不由说道:“那跟俺们有什么关系,管他谁收钱,只要不来惹俺们就行了。”

  侯振摇摇头,不想跟汉子搭话。殊不知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,现在能把镖局的生意做得这般火红,那是因为世道安定,要是这世道乱起来,哪个能不受牵连。

  “把我们镖局的旗子插上,半个时辰后开船!”侯振懒得解释这些,直接对着汉子吩咐道。

  “好的,大哥。”

  ………

  师徒两人很快就来到码头上,文泽老远就指着挂着红白旗的大楼船。

  “师父,就是那个大船,昨天问下来数他家最便宜。”

  清微摸了摸白须,笑着说道:“你倒是挑了个好船,那是长风镖局的旗子,这船应该是他们商队的。”

  ‘师父这你都知道?’文泽脸上有些惊讶。

  “怎能不知,长风镖局在道上信誉非常好,生意跨越数个大洲,带队的都是一流武者。”清微解释道。

  师徒两人闲聊着,文泽的视野慢慢被开括,刚来这方世界的时候就在牙行里,跟着师父也只是在偏僻的小城和乡间走动。

  原以为只是华夏古代的翻版,没想到有真正的武者,练气的修士,吃人的厉鬼,顿时让文泽感觉到生活充满希望,十分精彩。

  很快两人就到了码头边上,商船边上站着几个壮汉,身着劲装,明显是长风镖局的人,在那守卫着登船口。

  师徒两人刚准备过去登船,突然被人拦了下来。

  “登船的?先把登船税给交了。一人十文,一共二十文。”一个穿着黑衣的男子,声音懒散,拦在师徒两人面前直接说道。

  “这是什么规矩,登船还要交税,朝廷什么时候定了登船税。”清微脸色不愉,质问道。

  “什么规矩?我们黑虎帮的规矩。交,你就过,不交,哼哼,从哪来回哪去。”黑衣男子语气嚣张,一点也不把两人放在眼里。

  文泽哪里受得住,就想冲上去跟他理论,却被师父一把拉住,师父对着文泽轻轻摇头,随即一脸讨好的对着黑衣男。

  “交,我们交。”清微连忙从包裹里拿出一贯铜钱,准备点出二十文交上去。

  见清微拿出一贯钱出来,那黑衣男子眼睛一亮,眼珠子转了一圈,说道:“不识抬举,现在晚了,五十文。”

  “你!”文泽拳头紧握,怒气勃发,这些钱,都是师徒两拿命换来的,怎能就这般轻易的被讹诈了去。

  “喲,想打架?行啊,兄弟们!都过来,这里这里有人闹事。”黑衣男巴不得有点动作,文泽的行为给了他借口,一声吆喝,立即有七八个汉子,穿着帮派服饰,不怀好意的围了过来,腰上都是别着木棒。

  “老东西小东西,敢在我们黑户帮里闹事,也不打听打听。现在价改了,劳烦我这么多兄弟,怎么也得分润分润,五百文,少一文,那就别走了。”黑衣男嚣张跋扈,旁边的汉子更是一阵大笑,配合得如此的熟练,显然干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
  码头上人来人往,关注到此事的人,莫不是躲得远远的,生怕惹祸上身,那码头上各个楼船上的人,也把目光投了过来。

  师徒两人脸色一下子就变了,也不是怕了这几个普通人,毕竟轻微怎么着也是练气三层的修士,就怕惹了麻烦,引出这帮派后面的人来。

  清微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从那贯钱中点出五百文,就准备交过去。

  黑衣男旁边一名精瘦的汉子,看着那一贯钱,眼里冒光,心中琢磨着,虽不是满贯,至少还剩七八百文,贪欲一动,伸手就朝着清微手中那贯钱抓过去。

  一边嘴中还说道:“还数个甚,都交来便是!”

  清微虽不过练气三层,但反应速度也不是这边帮派普通人可以比的,一个后退,就躲了开来。

  “老东西还敢躲?”那精瘦的汉子见自己失手,恼羞成怒,立即呵斥道。

  “麻老二,是不是在女人身上爬多了,连老家伙都对付不了,哈哈。”旁边同伴立即一阵嘲笑,更有那隔壁的帮派认识的他的,也是跟着大笑起来。

  麻老二顿时气极,抄起身上挂着的木棒,朝着清微,就要打去。

  “住手!”一声大喝从旁边传来。

  黑虎帮的人纷纷望去,原来是长风镖局一名守在码头的青年。

  青年刚喊完,旁边的伙计立即低声劝道:“子云,咱们就不要多管闲事了。”

  见到是长风镖局的人,黑虎帮的立即有些忌惮,不过输人不输阵。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,这要是退了,岂不是堕了黑虎帮的名声?

  “嘿,长风镖局的小子,咱们井水不犯河水,都是一个地界讨食的,犯不着伤了和气。”为首的黑衣男对着青年大声说道。

  “你们黑虎帮欺人太甚,他们已经愿意交钱,你们还不断抬价,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。”子云不顾伙计的劝阻,也看不过黑虎帮的行径,犹自说道。

  黑衣男闻言,顿时有些犹豫,倒不是怕了这长风镖局,只是要是为了这点小事跟对方闹起来,真要做过一场,伤了兄弟们,帮里自己也讨不了好。

  吵闹的声音传到了甲板上,侯振瞧了过来,发现自己的儿子竟然也参与其中,顿时皱眉。

  作为一流武者,侯振几个起落,就来到了码头上。

  抱拳说道:“黑虎帮的兄弟,我看着那两位朝着我们商船过来,估摸着也是上我们长风镖局的船,给个面子,按正常交个税,这事就算了吧。”

  侯振作为有名的一流武者,黑衣男自然认识,见侯振开了口,也没伤着自家帮派脸面,哪里还不识好,连忙开口说道:“既然侯爷开口,那这事就算了了,兄弟们散开,让他们两个。”

  长期在帮派中讨生活的,自然也是个人精,一流武者都开口,自己不过个小头头,这个时候还去收那二十文,平白没了脸面。

  听到自家头儿开口了,麻老二不满的哼了一声,但还是没有违背,收起木棒,带着兄弟们让到一边。

  清微连忙拉着文泽道谢,快速走上商船。

  这对侯振来说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事,要不是自家儿子参与了,甚至都不想搭理,见事情了了,朝着黑虎帮抱拳示意,也没理睬师徒二人,径自回到船上去。

  师徒两人到了船口,文泽连忙向侯子云道谢:‘感谢公子出言相助。’

  侯子云连连摆手,颇有些手足无措,估计是第一次接受别人的道谢:“没事,我就是看不过这等人,太不讲江湖道义。”

  侯振遇到这档子事,也没了等客的心思,对旁边的属下吩咐道:“传令下去,开船。”

  旁边的属下听到之后,立马拿起一个号角吹起来,悠长的声音响起,还在码头边上的人,立即朝着商船上去。

  这商船颇大,下面船仓一半住人,一半载货,船上共有三层,算是非常豪华,能够住上面的人,自然身价不菲。

  师徒两人交了银子,就被分到船仓下面的小隔间里。

  小隔间狭小潮湿,简单的用木板隔开,甚至能从木缝中看到隔壁。里面摆着两个木板床,其他的就什么都没了,只是商船载客只是顺带,这年头一般人出行都得需要路引,因此整个船仓,也就师徒两人。

  师徒两人也不嫌弃,毕竟曾经野外餐风露宿习惯了,有个睡觉的地方就足矣。

  随着号角声结束,楼船缓缓启程,离开码头,朝着远处驶去。

  商船顶上,侯振看着自家儿子,有心想要教训,喉咙动了动,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。

  “父亲,孩儿知道错了,以后绝不多管闲事。”候子云察言观色,大致明白父亲的意思,低着头恭敬的说道。

  侯振叹了一口气,语气有些复杂的说道;“也不是怪你,父亲当年也是受了总镖头的大恩,这才有了今日,只是这世道不平事太多,终究是管不过来的。”

  “孩儿明白,只是这等行为,实在看不下去。”侯子云还在为刚刚的事有些不平。

  “以后若是遇到这等事,不必急躁,尽量以和为贵,这道上的好汉,还是卖我们长风镖局几分面子,别让人下不得台,伤了面子,真要做过一场,对谁都没好处。”侯振也晓得自己孩子嫉恶如仇的性格,不过还是认真的教导了一番。

  侯子云回想自己的行为,确实有些蛮撞了,父亲的处理方式才是最佳的,既不伤了面子,也得了里子,随即认真的点头称是。

  商船渐渐过了碧水湾,出了碧水湾,就到了大江之上,大江名为殷长江,殷长江是殷朝地界最长的一条大江,横跨整个殷朝。

  对整个殷朝的贸易,交流,运输有着重大意义。

  江面广阔,本来数量繁多的商船入了这大江之后,一下子就散了开来,很快周边就看不到其他商船了,偌大的商船在江面上竟有些形单影只,

  随着时间的流逝,天色渐渐的暗了下去,镖局的人多数都在商船上讨生活,这大江也不是见着一两次,没了兴趣,就回去休息。

  文泽站在甲板之上欣赏这江上风景,这大江一眼望不到边,跟大海似的,天色一暗,四周黑漆漆的,啥也看不到,还不如回去修炼。

  随着深夜来临,甲板上值班的水手,突然发现周围的视线越发模糊,船边上的火把都好像暗了许多,四周瞧了瞧,随即反应过来。

  “咦,这大江上怎么起雾了。”
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