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六章:怪异

一念乾坤灭

热门: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
  文泽沉浸在修炼之中,短短不过七日的修行,他已经踏入了练气一层,虽然有系统的帮助,但跟他自己的努力也是分不开的,因为境界进入的太快,不过两天,他就明显瘦了一圈,本来已经偏瘦的身材,此刻更加瘦弱了。

  一眼看去,好像营养不良的少年一般。炼精化气,身体中的血肉都被化成了精气,如果不加以的补充,身体的气血就会造成亏空,伤到元气。

  清微是过来人,对这些自然门清:“等到了山门,这个问题就可以轻易解决,现在只能先扛着,控制修炼的时间。”

  看到自己的弟子在修炼,清微就在旁边守着,要知道,修行本身就是一个很危险的事情,在修炼中走火入魔的弟子不在少数,修炼本身很容易受到外界的干扰。可能是一个呼吸频率错误,可能是气息控制错乱,这也是为什么修士一定在静室或者长辈守护下修炼。

  清微突然心中传来一股心悸的感觉,好像有什么大恐怖即将降临。

  “这种感觉?”

  随着时间的拉长,清微感觉到一阵阵心慌,看了一眼文泽,便走出船仓,查看情况。

  打开仓门,便看到非常浓密的雾气,视线完全遮挡住了,能见不过十数米远,再远就是一片漆黑,甲板上的水手等人对着雾气议论纷纷,大江上起雾还是毕竟少见。

  但清微看着翻腾的雾气,不知为何,心中惶恐更强了,稍作犹豫,便决定去把文泽叫醒。

  “徒儿,此刻将近五月的天气,按理说不该起雾,外面的雾气来得有些诡异。”清微神情严肃。

  文泽连忙起身,走到船边上去,看了一下远处的雾气,不以为然,笑着科普道:“师父,这是因为有冷空气来袭,江水蒸发后液化成雾,跟我之前制作白磷的原理是一个道理。”

  清微摇摇头,对徒弟认真的说道:“这雾气不仅来得古怪,而且我有一种不详的感觉,修炼之人预感非常灵验,还是小心为妙。”

  文泽听到师父这么说,脸色也变得认真许多。

  雾气并没有引起商船上的人员警惕,毕竟常年在各个水域奔波,遇到雾气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虽然这次的雾气确实大了一些。

  但认真观察的文泽还是察觉到了一丝丝不对劲,仔细的查看就会发现雾气在火把的照射下,竟然呈现淡淡的灰色。

  ‘这不科学,灰雾乃是雾霾,原生态的环境下,根本达不到形成雾霾的条件。’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雾气虽然更加厚重了,但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发生。

  清微也有些纳闷:‘难道是我感觉错了。’

  商船上侯振本来对雾气也有些警惕,常年在外,遇到任何事情,他都会保持一颗警惕之心,在雾气刚出现的时候,他就通知手下人戒备,正所谓小心驶得万年船。

  慢慢的时间延伸到亥时,从雾气出现至现在,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,要是有什么异常,应该早就出现了,大家渐渐放松了警惕。有些水手甚至回房去休息,侯振也没去管,也觉得可能是自己多疑了。

 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,雾气中竟然隐隐传来各种嬉闹声,娇笑声,还有音乐的弹奏声。

  顿时整个甲板上聚集了人手,刀剑纷纷拿着手中开始戒备起来。

  声音越来越近,船上的众人紧紧的盯着,渐渐的,雾气里显示出点点的亮光,很快就显示出一个船体的轮廓,隐约中还能看到走动的身影。

  很快,船体在浓雾中就完全显示了出来。

  “嘿,吓我一跳,我道是什么,原来是个画舫。”一名精壮的汉子把刀给收了起来,不由说道。

  画舫上绘有各种图案,装饰华丽,精美绝伦,颇多女子在上面嬉闹调笑,穿着清凉,言笑晏晏。更有男子左拥右抱,享尽齐人之福。

  这看得船上的众人眼都直了,船上大部分在外面讨生活的都是单身汉,几个月才碰一次女人,这哪里受得住。

  不知怎的,那画舫好像感觉到众人的想法,飘飘荡荡的就随着水面慢慢的靠了过来,众人也不觉得奇怪。

  画舫一下子就靠在了商船之上,早有那忍耐不住的船员,迫不及待的就跳了过去,立马搂住一个女子。

  有人带头,剩下的人哪里还按捺得住,一个个纷纷的跳过去,有那运气不好的,不一小心就摔在了水里,引起一阵哈哈大笑之声。

  文泽望着某个清凉的女子,好似自己前世特别喜欢的某个女星,心里头升腾起一团火热,下意识的就要望前走,随那众人一般,过去共享极乐。

  走了几步,文泽不经意见碰到了大腿右侧,前世里钱财都是放在裤兜里,一下碰了个空,文泽瞬间反应过来。

  ‘钱,我的钱呢?’

  迷糊的文泽意识缓缓清醒,这才想起来,自己已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,这边的裤子可没有裤兜了。

  ‘诶。’一声悠长的叹息,充满了无奈,看来只能失之交臂了。

  这时清微已经走到了船边,直接跃了过去,紧紧的搂住一个女子。

  ‘这个老色鬼,还说自己是什么纯阳之身,不沾女色。’文泽无奈的摸摸头,随后想起什么,大声喊道:“师父,咱们没钱呀。”

  ‘完蛋了,完蛋了,师父这直接摸了人家,这精致的画舫,明显是个高档消费场所,付不起嫖资怎么办,会被丢入江中喂鱼吧!’

  文泽立马就跳过去,心里想着赶紧把师父拉回来,只是摸了几把,应该不需付多少。

  画舫离商船不到一米的距离,文泽轻轻一跃,就落到了画舫之上。

  落到画舫之上后,文泽瞬间毫毛竖起,浑身冰凉,小腿都止不住的颤抖。

  哪里有什么精美绝伦的画舫,哪里有什么言笑晏晏的美人。

  文泽踩到画舫上的一刻,好像跳入了另一个世界,一个腐烂的世界,整个画舫破败无比,腐朽的气味强烈刺鼻,再望过去,那些船员被几具腐尸一阵啃食,身上的血肉都被咬掉了大半,嘴里还发出淫荡快活的笑声。

  文泽急忙去看自己的师父,只见师父也抱着一具腐尸,那腐尸的半只手已经伸进师父的胸膛,血流不止,偏偏师父还毫无察觉。

  这哪里是什么人间天堂,这是妖魔地狱呀。

  ‘师父!’文泽一声大喝,来不及想太多,一脚就把那具腐尸踹飞,一把搂住师父。

  腐尸踹飞之后,师父眼中闪过一阵迷茫,突然清醒了过来,一阵剧痛从胸口传来,疼得师父发出了一声声痛哼声。

  “快走,这是怪异。”清微忍着疼痛,赶紧交代徒弟逃离。

  哪里还需要师父催促,文泽抱着师父,一个闪身就回到了商船上,回到商船上文泽才发现到了不对劲。

  那些早些落入江里的人,此刻正在大声的呼喊,显然落水之后就清醒了过来,但好像被水下什么东西缠住了一般,不一会就有数名落水者沉入到江面下没了声息,剩下的人挣扎更加剧烈,呼声更加大声,但船上的人员,好似根本没有听到一般。

  眼尖的文泽突然看见之前上船前帮助过自己的候子云,此刻也在对面被数具腐尸啃食,不过啃食的地方是四肢,还不至于丧命。

  文泽小心放下师父靠好,再次跃了过去,一脚一个把腐尸踹飞,拉住候子云急忙回到船上。

  而商船上的人完全没有反应,呆愣着陆续还有人朝画舫过去,有那没过去的,对落水的人也是熟视无睹,只是对着对面指指点点,谈论纷纷,就像之前文泽一般。

  “救命!救命啊!”师父清微的胸口血止不住的流,隐约都能见到里面的内脏了,那腐尸的手挖下了胸口大片的血肉,心脏都受到了破损,文泽一下子急红了眼。

  候子云也清醒过来,扯破喉咙般大声呼喊。

  呼救的大喊根本没有引起船员的反应,文泽立即冲上甲板,一人就是一巴掌打在脸上。

  “谁打我!”

  “你个小兔崽子,敢打老子。”

  “他大爷的,找死不成。”......

  众人纷纷清醒过来,第一时间就是一顿怒骂。

  然而只是片刻,注意到眼前的场景之后,一阵阵惊呼声,惊恐声,就响了起来。

  “这是什么鬼东西!”

  “强子!”“二叔。”......

  残留的众人吓得肝胆俱裂,看见往日里的兄弟正在对面,被无数的腐尸啃食,有那反应迅捷的,急忙朝下面丢下绳索,搭救落水的船员。有人开始大声呼喊正在甲板顶上的侯振。

  然而侯振只是坐在那里,一边饮着美酒,一边闭着眼睛,好像在听对面女子弹奏的靡靡之音。

  众人见侯振完全没有反应,顿时明白刚刚自己也是被一巴掌打醒的,这个时候哪还能顾及这些,有样学样,立即就有人爬了上去,几个巴掌就把楼顶侯振几人直接打醒。

  船上顿时响起一阵阵巴掌声,然后就是一阵阵尖叫声,惊恐声。

  侯振脸上莫名挨了一巴掌,睁开眼睛正准备发怒,一股腐臭味钻入鼻孔,然后听到船上的喧闹,顿时回了神,再去看周边的景象,顿时红了眼睛。

  那画舫虽然诡异,但上面的腐尸战斗非常低,就连文泽都可以轻易的踹飞,没了迷惑的特效之后,候振带领残留的众人,一顿砍瓜切菜般,就把画舫上的腐尸清理干净,这是在画舫里面,总是有源源不断的腐尸出现。

  落水的船员被解救上来之后,众人这才发现,水底下竟然全是腐尸,密密麻麻。

  那边画舫里面也传出消息,原来画舫中间是一个大洞,但船体诡异的没有沉下去,源源不断的腐尸就是从大洞里面爬出来的。

  文泽没有心思去管这些了,师父的生命危在旦夕,嘴里不停的吐血,气息也是微弱。

  船上有医师跟随,连忙过来为清微胸口撒上止血的药粉,船上的人对文泽非常的感激,正是因为文泽,才解救了船上的大量人员。

  尤其是候子云,他这条命都是文泽救下来的。

  有那运气不好的,被啃食到致命部位的,已经当场死亡,大部分都是已经来不及救治。

  “这已经伤及到脏器了,船上的药材太少,恐怕救治不及。”医师对清微诊治了一番说道。

  “一定要想办法救救我师父,求你了。”文泽紧紧握住师父的手,眼泪如开闸般的汹涌而出。

  师父是个刀子嘴豆腐心,嘴里对自己骂骂咧咧,但却舍不得自己受苦,每次有吃的,都是先让给自己,几个月的相处,文泽在心中早已把师父当做了父亲一般对待。

  医师也不能一直在旁边,简单的救治之后,就忙着去救其他伤员。

  止血法的效果相当不错,很快胸口就不再流血,清微也能开口说话了。

  “徒儿,别急着哭丧,你忘记了师父是练气修士了,这点伤还不至于把老命丢了。”清微艰难的开口说道,到了这个时候,还想着先安慰徒弟。

  文泽也是一下子清醒过来。

  对呀,师父是修士,哪里这般容易死去,瞬间心情好了起来,哭着哭着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  清微看着文泽,也跟着笑了起来,只是把那丝遗憾,深深的藏在眼底。

  
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