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九章:毒

一念乾坤灭

热门: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
  竖日清晨,

  文泽从睡梦中醒来,伸了一下懒腰,就准备开始修炼。

  “咦,师父还没醒?”不经意间看见师父还躺在床上,文泽有些奇怪,毕竟师父一般天还未亮就醒,数月时间从未变过,可能是昨晚喝多了吧。

  “师父,起床了!”文泽叫了一声,就起床穿衣,待得衣服都穿好了,这才察觉师父那边竟还没醒来。

  “奇怪,师父睡眠很浅的呀,有什么风吹草动一下子就醒了。”文泽只能走过去,推了推师父喊道:“师父,起床啦,太阳都晒屁股了。”

  然而师父躺在床上还是没有动静,这时文泽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,连忙多推了记下,大声喊道:“师父!师父!”但是清微还是没有动静。

  这个时候的文泽已经有些慌了,颤颤巍巍的把手指朝着师父的鼻下探过去。

  半响,也没感受到气息。

  紧急之下的文泽,也顾不得太多,直接把耳朵贴到师父的胸口,但是好一会都没有听到心跳声。

  一时间,文泽感觉天塌了。

  “怎么可能,昨天还好好的,是不是伤势复发了?对,伤口心脏了,还能救,还有救。”文泽嘴里一阵喃喃自语,随即反应过来,快步的跑了出去。

  “侯爷,侯爷,快救救我师父啊。”文泽的声音中带着无比的惶恐。

  大喊大叫瞬间引起了院子的众人的注意,侯振和萧中秀这个时候正在院子里练功,听到文泽的喊声,两人几步就跃了过来。

  “清微道长怎么了,快带我去看看。”

  文泽连忙带着两人赶回厢房,侯振上去探查,萧中秀马上招呼属下:“快,去把陈大夫请过来。”

  属下听到,转身快速出门。

  “小兄弟放心,陈大夫是清河城里最出名的大夫,肯定不会出事的。”萧中秀安慰着说道。

  文泽此刻脑海中完全一阵空白,显然已经六神无主了。

  侯振探查之后,脸色变得阴沉,只是开口说道:“等陈大夫过来。”

  没过多久,两个快步的脚步声响起,之前出去的属下带着背着药箱的陈大夫过来了。

  “大夫,你一定要救救我师父啊。”文泽此刻忍不住的说道,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。

  “老夫尽力。”陈大夫说完,放下药箱,立即过去,坐在旁边,把手搭在清微的脉搏之上。

  房间里人大气不敢出。

  好半响,陈大夫眉头皱起,起身翻了翻清微的眼皮,打开口腔瞧了瞧舌苔,最后还打开衣领,查看了胸口的伤势,而后才说道:“抱歉,这人于昨夜已经没了,我现在也是回天泛术。”

  还不待文泽说话,侯振立即大声反驳道:“怎么可能,昨晚我们三人还在一起饮酒,一起喝到将近子时才散,怎么可能说没就没了。”

  萧中秀也是不信,昨晚清微的样,怎么也不像个将死之人。

  面对众人的质问,陈大夫解释道:“此人乃是毒发身亡而死。”

  侯振一下子瞪大了眼睛,喝道:“胡说八道,昨晚我们三人喝的同一壶酒,怎么我们两人就一点事都没有?”

  文泽则是瞬间想到了昨天师父吃的冰糖葫芦,心中愤怒:‘是谁要害死我师父?’

  陈大夫耐心的解释道:“他这个毒十分微弱,特征非常怪异,潜伏在气血之中,医书中都没有记载,而且早已毒入骨髓,说来奇怪,按照这种情况,至少也是中毒了数十年。”

  侯振几人一阵面面相觑,后面的侯子云更是说道:“你这大夫,莫不是救不好人,拿幌子来蒙骗我们,哪有中毒数十年之说。”

  陈大夫也不生气,接着说道:“他身上的这种毒,中毒之人察觉不出任何异常,只是影响体内的气血运行,使人血气慢慢的衰弱,而他血气旺盛,想必是个练武之人。”

  “我看他胸膛受了大伤,伤到了脏器,应该是因此导致气血混乱,压制不住,这才导致毒气爆发而死。”

  说完又疑惑的说道:“按理说他这毒气在脏器受损的时候就爆发了,不可能察觉不到,且还把毒气压制了下去。”

  听到陈大夫的话,文泽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,为何师父突然要把后面的功法传给自己,为什么师父突然要去街上买冰糖葫芦。

  那遗憾的语气,说的不是他师妹,而是他自己。

  师父早就知道自己要死了,所以才赶紧把后事交代清楚。知道自己命不久矣,晚上才会尽情饮酒。

  回想起昨天的一幕幕情景,文泽不由悲从中来,紧接着,又是一阵又是一阵愤怒。

  到底是谁在数十年前下毒,毒害自己的师父。

  至少数十年?文泽瞬间把握到了这个时间点,连忙朝陈大夫询问道:“你说这种毒至少潜伏了数十年,意思是六十年都有可能?”

  陈大夫思索了一下回道:“按照他身体的这种情况,如果不是伤到脏器,恐怕再活数十载也不会发现,潜伏六十年也不是没有可能。”

  侯振忍不住问道:“意思是说,如果脏器没有受损,那他到老死,这种毒都不一定会爆发?天底下还有这样的奇毒?”

  陈大夫点点头,说道:“这种毒十分的隐密,老夫也是第一次见到,只有在爆发的时候,才能发现。。”

  文泽听完,一下子想起师父生前对自己说过,他曾经也是一名天才少年,在山门中好不得意,只是突然修炼到练气三层,再也无法寸进,这才被逐出了山门。

  而这个时间点,正好是六十年前。

  ‘是山门中有人暗害了师父!’文泽瞬间得出了这个结果,而后又问道陈大夫:“大夫,这种毒会不会影响的修士的修行?”

  陈大夫惊讶的说道:“原来此人竟是修士,难怪气血如此强大,且身上却没有练武的痕迹。”

  而后解释道:“老夫不是修士,并不能断定此毒对修士是否有影响,但每种毒都有他的特点,都是为了暗害他人,你说的这种可能也是有的。”

  听完之后文泽心中就有了七八分把握,师父肯定就是在山门中被了毒,所以才导致练气三层一直无法突破。

  想起这件事已经过去六十年,文泽就感觉到一阵无力,紧接着又是一阵疑惑。

  按照大夫的说法,师父肯定已经察觉到了毒素,那他为什么又不说呢?且走的时候还是那般安详?

  前世看过不少狗血剧的文泽,瞬间把矛头指向了师父的师妹。

  ‘只有可能是他师妹,所以师父才会这样没有怨恨,走得安详,不然为何解释被人谋害六十年,毁掉了一生,到头来还能放下。’

  
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