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十六章:两宗三门

一念乾坤灭

热门: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
  文泽搭乘的这条楼船十分豪华,就体型而言比之前长风镖局的至少大了一倍有余。

  楼船共分五层,只有下三层对外出售,文泽就在楼船三层,单票价就要二百多两银子。

  泰州城边有一条殷长江的大支流,从泰州前往江州,一路上是顺风顺水,不需一月便能抵达。

  这并非载货的楼船,而是只载客的,楼船上有大量的武者值守,就气度而言,文泽感觉一流武者不下五人。

  之前和师父商讨的时候,就没考虑过这种专门载客的楼船,因为最低的票价都是一百两左右,师徒两人根本承受不住。

  想到当初和师父斗嘴的场景,文泽忍不住有些悲伤。翻看侯子云给的银票,清点了一下,总计五百两。

  这对文泽来说是一笔大财,但看着这些银票,却没有那种欣喜若狂的感觉,反而觉得有些索然无味。远远比不上和师父在一起,哪怕只赚到几两银子的快感。

  “看来我的资质确实一般,甚至是平庸。”上船之后,文泽也不想跟他人交流,除非每天吩咐船员给自己送一日三餐外,其余的时间基本上都在修炼。

  “笨鸟先飞,既然资质不行,就用勤奋来补。”文泽目前还在练气一层打转,每日带来的收益微乎其微。

  “没有经脉的定位,第二层根本不能修炼,如果每个门派采用的经脉学说不相同,那么修炼法门根本不怕外泄,这简直就是垄断。”文泽有些憋气,但却无可奈何。

  “我的资质就这么差嘛?”十多日的修炼,感觉都是在无用功一般。

  “会不会有这么一种可能,系统帮我升级的时候,就已经是一层完美了?”文泽越想越觉得可能性非常大。

  想起自己的武学,根本就不存在进度,说是小成就是小成,说是大成就是大成。

  大成之后,那种完全掌握的感觉,就不可能再有晋升的空间了,已经在自己的理解范围天花板了。

  再回过头想想练气一层刚成的时候,几乎是一日千里的进度,后来才慢下来,也就是说,那几天就已经达到了一层圆满,跟武功是一个情况。

  “那我还苦修什么?没有下一个阶段的功法,根本没用,这么说来,可能我的资质不一定差了。”文泽看着自己系统界面上的清零的能量,又感觉一阵可惜。

  对于苦修失望的文泽,就决定去甲板上透透风。

  此时,天刚刚破晓,甲板上的人并不多,大部分人都在被窝里睡觉。

  江面不算宽广,约莫七八十米,两侧是层层叠叠的山脉,山脉上是茂密的树林,此时已是人间六月,天气颇有些炎热,清晨的风吹过,江面水波荡漾,泛起涟漪,有些凉爽舒服的味道。

  “这位小兄弟,不知如何称呼。”一个低沉浑厚,富有磁性的声音从后方传来。

  文泽没想到被人搭讪了,可惜搭讪的确是一名中年男子。

  中年男子身材有些清瘦,眼神炯炯有神,衣着华丽,气度不凡,显然不是简单的富贵人家,没有几分权势,养不出如此气度。

  “在下文泽,敢问先生可是有什么事情?”文泽暗自警惕,看着感觉也不像是朝着自己钱来的,莫非馋我身子?

  “倒是袁某唐突了,之前起船时,看文小兄弟出口成章,吾平生素好诗词,因此想于小兄弟结交一番。”自称袁某的中年男子爽朗一笑,语气温和的解释原因。

  ‘原来是馋我才华。’

  文泽有心拒绝,解释道:“袁先生误会了,那不过是我从长辈那听来的,我本身字都认不全。”

  袁先生自然是不信的,瞧这文泽的模样,显然颇有家财,且住三层甲板,明显不想多交。

  “敢问那位长辈如今在哪?”袁先生追问道。

  “家师已经过世了。”文泽脸上平静的说道,心中念着,‘师父,借你名头一用,莫怪。’

  文泽并不想卖弄诗词,一着是不喜欢,二则本身也没打算混官场。

  “抱歉,还请节哀!”袁先生连忙说道。

  后续的日子里,袁先生常来文泽这边走动,本来文泽也是无聊,练气练武都不成,慢慢与之熟悉了起来。

  袁先生全名袁行知,喜好山水游玩,琴棋书画,据他自己说,只是一个富商之家。

  ‘我信你个鬼。’文泽心中吐槽,每日袁行知过来的时候,不远处总有数名武者暗暗护卫,这里是一个商人能做到的?

  文泽也不揭破,随口给自己编了个漏洞百出的身世。

  那袁行知淡淡一笑,倒也不恼,毕竟人在江湖,总是要带着几分防备之心。

  随着时间的慢慢过去,文泽和袁行知的关系也渐渐从陌生到熟悉。

  这天,两人聊到江州上去。

  “说到这江州,就不得不说下紫霞门了。”袁行知悠悠的说道。

 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,文泽身体不由微微前倾,袁行知见此,眼底闪过一丝笑意。

  “天下修行,主要在于两宗三门,其中三门中,就有这紫霞门,对于整个江州而言,紫霞门的话,比官府的还要管用。”袁行知神色中带着回忆,显然跟紫霞门有过接触。

  “这两宗,指的是原始宗,通天宗,三门中还有玄清门,星罗门。”袁行知接着说道。

  ‘原始,通天。’这两个名字文泽如何不熟悉,眼中闪过异色‘是巧合还是某种必然。’

  “听着两宗如此霸气,排名在三门之上吧。”文泽问道。

  袁行知轻轻摇头,淡笑道:“看来阿泽对修行势力当真是不了解,初听上去,确实两宗的名字更为大气,但实际上远弱于三门。”

  这话就让文泽有些意外了。

  “这三大门都是号令一州的存在,而原始宗与通天宗相对而言差上许多。”袁行知解释道。

  “大殷朝共有七州之地,这修士占据五州,朝廷难道不管?”文泽有些疑惑。

  “朝廷一是不想管,而是管不了,这修士们,大多都是避世为主,常年都在自家山门,对俗世豪不理睬。”袁行知解释道。

  ‘修行避世么’文泽心头安定,他本就不喜欢颠沛流离的生活,能够安稳的修行自然最佳。

  袁行知开始说起文泽比较感兴趣的两宗:“常言道,原始通天本一家,据说两宗许久之前可能是一体的,后来由于理念不合,分成了两派。”

  “这原始宗看人资质,对于收徒非常严格,整个门派不过百人。”

  “这通天宗号称有教无类,但凡有点资质,只需散些钱财便能进去,门槛非常低。”

  这熟悉的感觉,让文泽对两宗更加感兴趣了。

  
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