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十八章:离开

一念乾坤灭

热门: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
  在文泽交上信物的当然,经过一层层的传递,信物很快就来到了灵首山。

  紫霞门有五脉祖师,分部占据五座高山,灵首山正是其中一脉,也是清微曾经的修炼过的地方。

  “灵微子师兄,山下外门传来,有一人拿着我灵首山一脉的内门信物前来,还请灵微子师兄验证决定。”一名弟子在一座大院门前恭敬的说道。

  大门很快打开,青年模样的灵微子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  达到筑基之后,道号后面就能冠以‘子’的尊称。

  真境祖师常年闭关,不问世事,有时数年才会出现一次,所以整个紫霞门各处事务,一般由筑基弟子负责,灵微子作为真传弟子,这种事务自然由他决断。

  灵微子接过令牌,清微两字赫然映入眼框,尘封的记忆从脑海中开始闪现。

  好半响,灵微子才回过神来,旁边的弟子恭敬的候着,不敢有丝毫的打扰。

  “信物你可送至雨微子师妹那边查看?”灵微子对弟子问道。

  “回禀师兄,还未曾。”弟子如实说道。

  灵微子点点头,稍稍犹豫了一下,便说道:“此清微虽为内门弟子,但多年前已经被逐出师门,信物无用,信物我这边就收掉,教那人从哪来,回哪去吧。”

  “好的师兄!”弟子恭敬的行礼,就准备转身离开。

  “等一下。”灵微子喊住弟子,又说道:“你且先晾他几日,待其不耐烦后再行传告,另外通知外门执事,此人乃弃徒传人,不得录取。”

  “此事以后就无须多言,你明白我的意思吧?”灵微子最后隐隐警告道。

  “弟子明白!”对于灵微子的话,他不敢有丝毫的置疑。真传弟子对内门弟子有莫大的处置权利。

  待人走后,灵微子转身走回屋内,却没了修炼的心思,颇有些失神,嘴中喃喃道:‘没想到六十年过去了,清微你还是如此阴魂不散,内门令牌都给了他人,估计已经死了吧?死了好!死了好!’

  摸着手中的令牌,灵微子不禁又陷入往日的回忆中。

  之前传令的弟子匆匆忙忙的下山,心中带着些许忐忑,能够进入内门的自然也不是俗人,对于方才灵微子的所作所为,心中自有几许猜测。

  ‘该死,本以为是个美差,没想到被莫名卷入,也不知是福是祸。’弟子心中烦躁,这个传信的机会还是他付出了人情才得来,没想到好处没捞到,反而恶了师兄。

  心不在焉的赶路,恍惚中差点撞到一名女子,弟子回过头来,心神大震,连忙说道:“见过雨微子师姐,还请师姐恕罪。”

  雨微子穿着淡黄长裙,端庄典雅,眉头微微皱起,问道:“我看你从灵微子那边过来,何事这般焦急。”

  弟子正欲道出实情,突然响起灵微子最后的警告,连忙说道:“回禀师姐,只是外院有些事务需要灵微子师兄决断。”

  雨薇子一听就没了兴趣,淡淡道:“行吧,走路注意些。”

  弟子赶紧行礼,转身离开,再不敢分心。

  ‘今天莫不是没看黄历,真是倒霉透了。’

 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  外门别院,此刻天刚刚破晓,院内已经有数人盘坐。

  “谁是文泽?”别院大门打开,一名年轻道人走了进来,大声的问道。

  文泽睁开眼睛,连忙起身,心中闪过一丝欢喜,连忙回应。

  年轻道人正是之前传讯的弟子,本来这等事由外门执事负责,但想到灵微子师兄的话,还是决定亲自来走一趟,以免出现什么变故。

  “收拾一下,随我下山!”道人看向文泽的目光非常不爽,就是此人害苦了自己。

  “下山?”文泽一愣:“师兄,我不应该去灵首山吗?”

  这几日在院内,多少对紫霞门的情况有了一些了解。

  “别叫我师兄。”道人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那信物无用,灵首山各真传无人接受,不下山干嘛?”

  “信物无用?”文泽顿时有些迷茫,不知该怎么办才好。

  “还愣着干嘛?”道人呵斥道。

  文泽咬牙辩驳道:“即使信物无用,那我参加测试便是,我已经是练气一层修士,且修炼门内紫霞吐纳术,自可通过,无须下山。”

  道人眉头一挑,没想到此人竟已修炼到练气一层,心中犹豫,最后还是下定决心。

  “哼。”道人冷哼一声:“弃徒传人,山门永不录取,没有收回你的修为,你就该感恩戴德了。”

  文泽心中冰凉,跋山涉水,不远千里而来,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局,顿时有些心灰意冷。

  收拾了行李,就随着道人走出别院。

  道人带领走出不过数十步,随手点了一名路过的外门弟子,让其监察文泽离开山门。

  文泽低头不语,跟随走出山门。

  再次来到山门前,文泽转身深深的看了一眼紫霞山门,转身大步离开,毫不留恋。

  这次的事情,明显不同寻常,哪有永不录取这个说法。

  且师父也不是被逐出山门,而是自行离开,否则怎么还持有内门弟子的令牌。

  逐出师门,那是大罪过,不仅没收令牌,更是要收回一身修为,此事定当另有隐情。

  “看来毒害师父的人,还活的好好的,并且在灵首山权利不小。”

  有心想询问一下是谁下的决定,但看那道人一脸不耐烦的神情,肯定是不会如实告知。

  且这样的通知竟然内门弟子亲自前来,想来必是那人的心腹。

  文泽毫不气馁,到了小城内,找了个茶楼落脚,开始规划下一步的行程。

  有系统的帮助,他自信未来一片光明,只需找到一个门派,杀妖灭鬼,就能一直提升上去。

  “看来真的只能投奔袁大哥了。”

  想起最后分别的话,文泽没想到一语成谶。

  ‘这样也好,本来就对通天宗颇感兴趣,怎么也是两宗三门,弱也弱不到哪去。’

  想明白的文泽,此刻天色还早,喝完碗中的茶水,也不停留,立即出发前往云州。

  就在文泽离开后不久,那山上之前的年轻道人,背着宝剑,一脸肃穆,沿路寻来。

  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  数日后,

  灵首山某庭院内。

  雨薇子眉头微皱,最近总感觉最近心血来潮,一开始没有在意,还以为功法要再行突破,连忙闭关苦修,但修炼一直无法进入状态,持续的时间久了,渐渐雨薇子感觉到了不对,一下子就联想到之前的传令弟子的慌张。

  想起灵微子,雨薇子神情冰冷,遣人去寻那传令弟子过来。

  下面回报,数日前那弟子领了任务,出山门去了。

  雨薇子心思聪慧,直接把外门院首叫了过来。

  “最近外门这边可有什么特殊的事情?”雨薇子询问道。

  老道虽为外门院首,但实际上不过一内门弟子,自然不敢隐瞒,连忙把最近发生的大小事务详细述说。

  “等一下,你说有人拿着我灵首山的内门弟子令牌过来拜师?”雨薇子一下子就察觉到。

  “没错,这件事早已经通传过来。”外门院首说道。

  “哪日的事情。”雨薇子追问道。

  “大约是六日前。”外门院首回忆了一下,确认的说道。

  雨薇子心中盘算,正好遇到那弟子,也是六日前。

  “是我灵首山哪位内门弟子的名号。”雨薇子问道。

  “当时是刘师弟值守,未作记录,我并不知晓。”外门院首回道。

  “那就把他叫来。”雨薇子吩咐道。

  “这个。”外门院首犹豫了一下说道:“刘师弟已于三日前回家省亲去了。”

  
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