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十一章 一本正经的胡说

农家刺绣师

热门: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
  
赵二峰准备的差不多之后,也是在第三天马上去找吴云了,不过呢也不能直接去见对方家里见本人,还是需要通过一个看起来巧合的事情才能更好的解决,那就是偶遇。
于是赵二峰在摸清了吴云平时的一个习惯之后,在对方出门的不远处等待,看到对方走过来,他也是装作无所谓的从其身边路过,而且为了不让对方起疑心,两人第一次对面擦过的时候,赵二峰并没有直接同其搭话。
直到相向错开了有一段距离之后,赵二峰也是觉得可以了,然后转过身了直接念叨着:“殊不知,大祸临头,羞已。”
吴云听到身后有人说这话,他还是比较敏感的,毕竟这几天他因为自家无端起火的事情有这样的一个疑虑,现在却听到这样的话语,怎么会不在意呢。
他立马回过头,看到一个穿着道袍的人在那里站着,头上横插发簪,留着长长的胡子,可以说真的是有种高人的样子。
“请问这位道长刚才说的话是不是针对鄙人呢?”吴云还是比较客气的,他需要搞清楚具体的状况。
“说是也是,说不是也不是。”赵二峰装作神秘的样子。
“不知这话怎讲呢?”吴云一副好奇的样子。
“说是呢,是因为这和你有关,说不是呢是因为灾祸针对的不是你,而是家人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最近阁下家中应该也是有些许异样的事情发生吧!”赵二峰一本正经的述说着。
吴云听到对方竟然可以猜到这样的事情,可以说真的惊讶,毕竟这样的事情他并没有让人宣传,外人应该不轻易知晓。
“没有错,确实是有不太理解的事情发生,道长真的是高人,竟然可以算到,鄙人佩服,不知道道长怎样称呼,可否同鄙人府内一叙。”吴云邀请道。
“可以叫三丰,不过是一个称呼而已,其实我路过这里,本不想参与这类的事情,只是看到你觉得有点可怜,所以说一嘴罢了,更多的也就不必再提,我还是需要赶路了,就不逗留了,告辞。”赵二峰欲擒故纵,故意吊对方的胃口。
毕竟越是这样,对方才能相信,如果自己显得太主动,那么就会让对方有所怀疑,因此自己要表现出不愿意参与的样子,这样才能使得事情可以往自己想的方向进行。
“三丰道长救我家人,求求你了,既然你已经是看出来了,何不直接指出来,我知道您应该是乐于助人的,希望您可以不要那么快离开。”吴云哀求着,他需要让对方告知自己具体的情况,不然的话自己可不能解决这样的问题。
“哎,你可能不知道有句话叫‘天机不可泄露’,如果我说的太多,对我也是有一定影响,不过既然你也是这样说了,帮助他人应该是我应该做的,那么我就勉为其难,帮你一次吧!”张二峰一副迫不得已的样子。
听到“三丰”答应自己,吴云也是非常高兴,毕竟这也是影响自己的一件大事,不能草率,不然到时候吃亏的是自己。
于是他一副热情的邀请“三丰”去自己府内,也好坐下来好好谈谈。
客厅内,吴云和赵二峰相对而坐,吴云让人沏好一壶龙井茶,自己亲自给对方倒上,然后开始询问这关键的事情。
“吴员外,对于这次你家蹊跷事情的发生,据我所知应该是因为厄运的缘故,而且这仅仅是一个开始,如果后续不制止的话,想必会造成更大的伤害,具体是什么我就不好确定了,毕竟这也是变数。”赵二峰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。
“那不知道这厄运从何而来,要怎样解除呢?”吴云好奇的样子。
“问的非常好,所谓厄运,不会无端产生,总是伴随着灾星降临,天道万物,恶念重生,终会在世间产生一个酝酿厄运的东西,这就是所谓的灾星,灾星并不能独立存在,必须要附着于活物,或人,或兽,或禽。”
“一旦是他人靠近或者沾惹活物,那么自然而然就影响到周围的人,这就是厄运的到来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无缘外家应该有类似的活物将要临门,至于具体是人还是禽,这也能直接来判断,不过确实影响到了你家是气运,希望你也是做好准备。”赵二峰可以说费劲巴拉的根据自己的所能知道的话语,把这件事糊弄一番,希望对方可以相信。
这次他说的比较隐晦了,并没有刻意指出苏玉的事情,不然那显得真的太刻意了,需要把这样的一个范围扩大,让对方自己去安排对号入座就可以了。
吴云听着赵二峰这样的一番说辞,可以说真的非常激动,他没有想到对方说的基本上符合自己的一个想法,而且他可以根据对方的分析联想到苏玉的事情。
虽然他也是有所听闻,说苏玉是个灾星,不仅是克死母亲,同时连累家庭成为极度贫困的样子,他开始还是思虑过这样的事情,但是为了给自己儿子尽快成家,他也是不去考虑这些了,不过现在他不得不再次相信了。
“三丰道长真是的一个高人,您这一说,也是一下点醒了我,实不相瞒,最近我也是在张罗儿子婚姻的事情,女方就是有点像您说的灾星有点像,而且对方在其村里的口碑也不好,都称其为灾星,本以为是一个戏称,但是现在不得不相信这是真的了,这次就真的不能和对方联姻了。”吴云一副激动的样子。
赵二峰听了这话,心中窃喜,没有想到对方竟然真的愿意听自己的话,这也是真的太欣慰了。
“哎,真的是造孽啊,本来想着助人为乐,但是没有想到同时却破坏了一桩婚姻,不知道自己做的到底对不对啊!”赵二峰装作一副纠结的样子,好像自己做了一件错事。
不过其内心肯定是开心不已,这基本上也算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,这就足以了。
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